分卷阅读3

巷陌芥末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楚秋白忍不住睁开眼,视线接触到的却是郁文的后脑勺。郁文整个人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看到他是这种姿势,楚秋白莫名其妙地心情低落了,撑起身体探过头去看他的脸,“郁文...郁文...你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他这个样子几乎是压在郁文身上了。

    郁文似是深吸了一口气,楚秋白以为他要发火,急忙缩回来,把脸蒙上只露出眼睛。

    又是这种表情......

    郁文简直想撕碎他。

    楚秋白急忙道歉,“对不起对不起...”

    他感觉到郁文呼吸有点重,于是不知怎么的心脏就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,郁文翻过来,脸朝向他,直直盯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被郁文这么盯着,楚秋白脑子已经停止转动了,呆呆地看他的脸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郁文突然说,“我睡相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怔怔地看着他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郁文接着说,“我睡觉喜欢抱着身边的人,你介不介意?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另外两篇文不知何时能解锁,( >﹏<。)~呜呜呜…… 先开新坑了,求捧场求花花呀,抱抱各位~~~

    第2章 第 2 章

    第二章

    楚秋白啊了一声,反应了好一会儿,急忙摇头,“不介意不介意...”这是郁文的家郁文的床,他不好说出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他这么着急着否认,郁文的表情变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楚秋白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,想了好一会儿,试着解释,“没关系的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,不用在意我的,真的,这是你的家你的床嘛。”

    郁文的脸色还是很不好看,楚秋白有点困惑,小声叫他,“...郁文...”

    郁文深吸了一口气,张开手臂,沉声说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次楚秋白倒意外地反应很快,立刻会意,急急忙忙钻到他的怀抱里,动了动,抬眼看他的脸,小心翼翼地问,“你还在生气吗?”

    郁文收紧了手臂,鼻子抵着他的脖子,低声说,“不想让我生气?”

    楚秋白被他勒的有点疼,却顾不上反抗,急忙说,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郁文一手托住他的后脑勺,声音低沉,“那以后不许傻乎乎谁的话都听,只能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有点难以理解他话的含义,但是他对郁文一向是言听计从,点头说,“好。”

    郁文抱着他深深吸气,声音低哑,“快睡吧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样抱着,楚秋白只觉得周身都暖烘烘的,不自觉地就反抱住了他的腰,还傻乎乎蹭了蹭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郁文浑身都僵了,楚秋白模糊地嘟囔一声,“...晚安啦...”

    郁文简直哭笑不得,楚秋白真是神经大条到了极点,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男人了,怎么能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一样,神色纯良天性害羞。他深吸一口气悉悉索索上上下下隔着睡衣摸了摸楚秋白的身体,不带任何情|色意味的,像是老农确认自己田里庄稼的长势一般。

    而后轻轻叹息一声,楚秋白的身体也像是少年一样,白皙单薄,而且没有任何防备,无论什么时候,从没有拒绝过他。

    那种想要占有他贯穿他撕碎他的念头,十年前就已经有了。

    十年过去,他却迟迟未动手,只是如一个普通朋友一般。有的时候两人甚至可以好久都不见面,但若是楚秋白遇上麻烦,郁文却总会准时出现解救他,如同天神一般。

    要问原因,大概是因为楚秋白从未表现出对同性的兴趣,十年前郁文就知道他是喜欢女人的。

    楚秋白生长在一个传统的家庭,郁文很清楚,即便退一万步,假设楚秋白喜欢上男人了,那他为了不至于失去父母,也还是会选择隐瞒性向。

    不是没想过用手段让他喜欢上自己,偏执的时候,郁文甚至想不顾一切强硬地把他禁锢在自己身边,可,他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不能眼看着楚秋白的一切都被自己毁掉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似乎是自然而然地就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了。

    楚秋白只有郁文一个朋友,所以他从未想过自己和郁文之间有什么不正常,即使偶尔有,以他那个智商,郁文三言两语就能让他打消疑念了。

    倒是一直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郁文从没碰过他。

    像这种隔着睡衣抱着睡觉,已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起来楚秋白倒是一脸神清气爽,精神抖擞地要出摊去卖水果了。

    郁文一夜几乎没怎么睡,脸色发青,抿着嘴巴不说话。

    楚秋白比较担心,“你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郁文皱着眉头整理领带,“我还要去上班,你吃完早饭自己走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