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5

巷陌芥末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说的很小声,可郁文却听得一清二楚,脸色瞬间黑了,几乎要破口大骂,老子喜新厌旧能没头没脑喜欢你十年?!

    他简直气疯了,楚秋白怎么这样轻易地给他扣这种帽子,而且还是在他喜欢了他十年却什么回报都没得到的情况下,越想越气闷,干脆把车停在路边,盯着他,口气不善,“你哪里看出来我喜新厌旧了?换车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之前那辆车载了好几个女人,里面有股香水味儿怎么洗也洗不掉,干脆就换了一辆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他好久都没这样发过火了。楚秋白吓了一跳,误会的话好好解释不就好了嘛,他不明白郁文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。小心翼翼地安慰,“好啦...你好好解释我不就知道了么...不要生气了...”

    郁文知道是自己失态,重重出了一口气,“算了。”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躁易怒了,应该克制才是,十年都这么以朋友身份隐忍过来了,现在让楚秋白看出端倪,搞不好会把他吓跑的。

    楚秋白小心翼翼偷看他的侧脸,想着今天本来是想请郁文吃饭,讨他开心的,怎么又惹他生气,于是忍不住小声喊他,“郁文啊...是我不好...你别生气了...”

    郁文没看他,“我没生气。”

    可楚秋白还是能看出他心情不佳,偷偷拉他的衣角,小声地道,“那你看看我啊...怎么都不理我...”

    感觉到他的动作,郁文顿时倒吸一口冷气,现在他已经快到极限了,两人之间的任何碰触都能让他瞬间失去理智,忍不住转头吼,“你有什么好看的!”

    视线接触到楚秋白的眼睛,怒火顿时被浇的一干二净,紧接着欲|火就汹涌地翻腾起来。于是不自然地别过脸。

    楚秋白却以为他是气极了,不敢再说话,手指拨弄着自己的白t下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竟然一个留言都木有(┳_┳)...

    会好好更新哒~大家冒个泡啊。【修一下错字~

    第3章 第 3 章

    第三章

    楚秋白请郁文去的是家中档饭店,太高档的请不起,路边摊又怕他会嫌弃。

    正是饭点,找停车位找的郁文愈发火大,转头看到楚秋白,却又瞬间气不起来了。终于在两百米开外的一家店外面找到了位置,停好车,两人一起往回走。

    郁文个子很高,腿长走的快,楚秋白性子本来就慢,再加上个子矮很多,只得小跑着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郁文心里一直冒出那种“要是能牵着手就好了,该死的为什么不能牵着手”的想法,脑子飞快转着想把这想法甩掉,步伐愈发快了。楚秋白伸手想扯他的衣角,“郁文...你走太快啦...”

    郁文蓦地停步,楚秋白一下子撞在他身上,鼻子正好撞到他的脊背,火辣辣地疼。

    停车场里灯光很暗,高处的霓虹倾泻过来,楚秋白捂着鼻子抬眼就撞进郁文深深的眼神里。

    郁文抬手抚上他的下巴,沉声说,“手拿开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乖乖把手拿开,郁文伸手按按他的鼻梁,“疼吗?”

    楚秋白眉头皱起来,嘶了一声,“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郁文凑近了仔细看了看,说,“没流血,还是去医院看看。”说着就要拉着他往之前停车的地方走。

    楚秋白拉住他,“算啦,不严重,就是碰了一下,没大事的,现在已经不怎么疼了。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不远处马路上的喧嚣像是隔着一层薄膜一般遥远。楚秋白的手抓着郁文的手腕,郁文低眼看他,差点控制不住凑上去吻他的嘴唇。楚秋白呆呆地望着他,心跳飞快。

    郁文动了动喉结,只觉得喉咙紧的几乎发疼,他艰难地开口,“...秋白...”声音沙哑干涩。

    楚秋白想开口说话,却无论如何却发不出音节。

    郁文抓住他的手,艰难地,“...我...”

    有车灯扫到两人身上,开车的人拼命按喇叭,经过的时候还探出头来吼,“神经病啊站在路中央!”

    郁文蓦地清醒过来,心想自己真是疯了,刚刚竟然想告白。简直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楚秋白选的这家店格局很小,但好在干净整洁,菜味道也不错。只不过郁文不大吃的出来,他的全部神经都放在对面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楚秋白的鼻梁已经完全不疼了,很认真地在吃饭。

    郁文皱眉递纸巾给他,“擦一下嘴角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冲他笑,“好吃吗?”郁文模模糊糊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楚秋白一边给他夹菜,一边念,“你要多吃点啊,你工作那么辛苦,唉...真是的...”

    郁文抬眼看他,没说话。

    隔壁桌是一对情侣,两人在互相喂饭,郁文倒尽了胃口,楚秋白却一脸羡慕。

    郁文冷着脸,“怎么,也想要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楚秋白认真地想了想,“挺好的啊,唉,只不过没人会看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郁文冷哼,“你没车没房又没个正经工作个子也不高,当然没有女人看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说的都是实话,虽然楚秋白也全都明白,可还是觉得自己的短处被这样揭出来实在是很难堪,让他很受伤,于是只垂头戳自己碗里的饭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种沉默着委屈的模样,让郁文只想狠狠地□□他,克制着心底汹涌翻腾上来的欲|念,却只听楚秋白说,“那么多女人喜欢你,你都没有喜欢的吗?”

    郁文盯他,“和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楚秋白尴尬起来,“也不是啦...毕竟我们是朋友嘛...你结婚的话我还是要到场的呀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