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6

巷陌芥末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郁文脸色阴沉起来,楚秋白却突然想起什么,“对了,上次那个女孩子挺不错啊,你们在交往吗?”

    郁文声音冷淡,“是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秋白哦了一声,说,那很好啊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难受。隔壁桌情侣在接吻,一想到郁文也会和他女朋友做这种事,说那些甜蜜的话,一起睡觉...还要结婚...生小孩...然后一起过一辈子,他心里竟然莫名其妙的不舒服,难道是因为嫉妒吗?我的天哪那自己也太卑鄙了。

    楚秋白摇了摇头努力把这想法赶走。

    郁文脸色很差,冷冷地说,“你就这么想把我推开?我交女朋友的话整天不来烦你你很开心是不是?”

    楚秋白睁大了眼,不知道他何以有这种想法,好几秒之后才找回语言能力,“.....不是啊,再说你也没有烦到我啊,我们是朋友嘛,你来找我我当然很开心啊。”

    朋友朋友!又是这两个字!

    郁文脱口而出,“一点也不想和你做朋友!”

    楚秋白一下子睁大了眼,不知所措起来。

    郁文起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郁文大力甩上车门,拼命砸方向盘,心里那股邪火却怎么也发泄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以为楚秋白会像以往一样,立刻急急忙忙跑出来追他,可是在车里待了好一会儿,还是没有任何人来敲他的车窗。

    郁文心道这家伙真是要造反了!可那种返回去道歉的事他又是绝对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车里生了半个小时的闷气,郁文倒车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开到主路上,却还是忍不住调头回来。把车停到楚秋白小区楼下,抬眼一看,五楼西户却没亮灯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家伙这就睡了?!郁文气闷,好啊亏自己担心他!他心倒是宽的很!

    真想冲到楼上把他摇醒狠狠操|他一顿,又想着,还是不摇醒他了,让他好好睡,自己在旁边看他蠢蠢的睡脸也是很棒的啊!于是正在意|淫里纠结的时候,却透过倒车镜看到一个瘦长的身影正慢吞吞朝这边走。

    郁文的心脏一记猛跳,连呼吸都放轻了。

    楚秋白好像是在抹眼泪。

    郁文悄悄把车窗降下来,模模糊糊听到那男人一边抽噎一边自言自语,“真是的...说什么不想做朋友...不做就不做啊...伤心个什么劲啊...真是的...一点男人气概都没有...难怪没人喜欢...”

    郁文屏住呼吸,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。

    楚秋白已经走到车身旁边了,只顾伤心的他一点也没察觉出异常,小声哽咽着,“...郁文你个混蛋...怎么能这么对我...呜呜呜呜...”

    走到门洞下,刚想摸钥匙———

    ———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是低沉好听的男人嗓音。很熟悉。

    楚秋白打了个哆嗦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刚跑两步———

    ———“还敢跑?!”口气不善。

    楚秋白立刻吓得不敢动了,战战兢兢转过身来,小小声地叫他,“...郁文...”

    郁文走过来,高大暗沉的身影把他笼罩得严严实实,口气淡淡的,“你刚才说我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楚秋白瑟缩了一下,闭紧了嘴巴拼命摇头。

    郁文压过来,单手撑在他脑侧,声音危险,“胆子不小啊你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觉得自己背后骂人是不对的,自知理亏,不敢反驳,只摇头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学生们要么在教学楼里自习,要么在校外玩儿,居民区里几乎没一个人影,四周静悄悄的,连两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楚秋白身上有淡淡的香味,既不像是沐浴露,也不像是洗发水,这味道钻进鼻子,郁文的大脑几乎已经当机了。他不受控制地抬手抚摸楚秋白耳垂下面的皮肤。

    楚秋白敏感地哆嗦了一下,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声音。郁文的脸慢慢贴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离得这么近,楚秋白早就已经不能思考了,睁大了眼看那张俊脸慢慢放大,就在他下意识地要闭上眼的时候,郁文凑到他耳边,慢慢地说,“我要惩罚你。”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这声音非常危险,而且极具诱惑性,楚秋白几乎呼吸困难了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郁文轻笑了一下,“有没有意见?”

    楚秋白已经完全呆了。

    郁文又道,“那我就当你默认了。”顿了一下,若有所思,“要怎么惩罚呢?”

    楚秋白浑身都绷紧了,他分不清自己是紧张更多一点还是期待更多一点,抑或是紧张地期待着,他脑袋不聪明,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郁文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就罚你抱我一下好了,你比我矮这么多,抱我脖子的话一定很困难吧?”其实虽然楚秋白比他矮了十几公分,但又不是大人和小孩,还不至于抱脖子就有困难,他不过是给自己找个恶劣的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楚秋白几乎不能思考,实际上即使能思考,他也考虑不出什么东西来。

    郁文提醒他,“要主动一点,表现出很想我很喜欢我的样子,来吧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突然就难过起来,他以为郁文还是在捉弄他。

    脸上还挂着泪,鼓起勇气质问他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郁文耐着性子,“什么为什么?”

    话已出口,也不好收回了,楚秋白提高了点音量,“你明明不想和我做朋友,又跑到这里干什么?就是来捉弄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