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8

巷陌芥末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真是奇怪,为什么自己会觉得不好意思?!为什么心脏会跳的这么厉害!明明是同性啊!

    楚秋白的长裤到郁文身上成了八分裤,因为楚秋白的衣服从来都是宽松版的,所以t恤穿到郁文身上倒是没什么不合适。只不过以前一直松垮垮的肩膀部分被郁文宽阔的肩膀撑了起来。

    郁文在客厅里晃来晃去,楚秋白脑海里一直闪现出刚才他从浴室里出来的画面,为了转移注意力便打开电视看,却什么也看不进去,胡乱地换台。

    郁文靠在窗台上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了半晌,走过来手撑在沙发脊上,俯身凑到他耳边,“看什么呢这么入神?”

    楚秋白吓一跳,故作镇定地不回头看他,“嗯,电视剧。”

    郁文一抬眼,屏幕上播的明明是一台法制节目。也没戳穿他,老神在在地坐到他身边,手臂搭在他背后的沙发脊上,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一时间两人都像老僧入定似的,一动不动,屋内静的诡异。

    两人离得很近,大腿挨着大腿,郁文只觉得隔着两层布料,皮肤的温度几乎灼人,楚秋白先绷不住了,突然起身,说,“我困了,要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以前就挺怕郁文的,有一点畏惧的成分,但更多的是怕自己惹他生气的那种在乎,再加上那种几乎盲目的敬仰和崇拜,所以一直迁就他,无论他说什么都盲目地顺从。

    也是从很早以前开始,郁文每次靠近他,他都会莫名其妙地紧张,可他那个直神经,压根儿没想那么多,估计即使想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一紧张就下意识地想逃跑,这次也一样。

    郁文坏心眼地伸脚去绊他,谁知道楚秋白那个傻家伙还真的中招,根本不看脚下,一个趔趄身形不稳眼看就要跌倒,郁文眼疾手快拽住他的胳膊猛一用力,两人就一起跌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郁文在上,楚秋白在下。

    两人的皮肤隔着两层布料紧密地贴合着,胸膛都剧烈地起伏着,热的几乎发烫。

    楚秋白脸色通红,伸手去推拒,“快起来啦,你好重。”

    郁文却抓住他的手腕扣在他头顶,眸色晦暗,低沉地道,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点不正常,楚秋白有些迷惑,怔怔地看他。

    郁文眸色浓黑,呼吸不稳,极力克制住吻他的冲动,叹息一声,“你啊...”

    楚秋白已经推开他站了起来,边整理衣服边皱眉头,不怎么高兴的样子,“干嘛又捉弄我,摔地板很疼的诶。”

    郁文看他一眼,“谁让你长一幅很好欺负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再怎么好脾气,也是个男人,被好友这么评价,心里抗拒,但脑子转的慢,憋得脸通红,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。

    于是用那种“你很过分诶”的眼神看了郁文一眼,接着扭头就走掉。

    接触到那眼神,郁文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,下腹迅速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叹息自己的兄弟真是不合作,一边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,把冷水一口喝干。

    直到刚才,客厅里还是每一寸空气都挑逗刺激着神经的感觉,而楚秋白一回卧室,狭小寒酸的客厅和聒噪的电视立刻就乏味起来。

    郁文关了电视,手插裤子口袋在窗前踱步。脑海中有许许多多乱糟糟的线头浮现,凝神细想却什么也捋不出来,一想到不远处卧室里的楚秋白,心脏就砰砰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还真是奇怪,两人家庭环境也不相像,甚至性格和兴趣都相去甚远,却做了这么些年的朋友。而且关系一直维持在一种很微妙的程度。不能说不好,毕竟楚秋白每遇到什么大事,郁文都会助一臂之力,也不能说好,毕竟也可以好长时间都不见面,而不会有任何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楚秋白气呼呼躺下,赌气地想,让那个讨厌的家伙睡客厅地板好了,他才不要管他。

    郁文进了卧室,反手关上门,一言不发关掉灯。

    楚秋白只觉得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仿佛是踏在自己心上的,呼吸也不稳起来,明明是和自己一样的同性躯体,可是一想到那个正在接近自己的人是郁文,浑身上下便都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。

    随着郁文躺下的动作,床也吱嘎作响。

    楚秋白手指紧紧攥着被角,屏着呼吸,如临大敌一般。

    听到的却是那恶劣男人的低笑,“喂,你不会是在生气吧?”

    楚秋白蹭的弹起来,“我哪儿有!”

    郁文把他的被子和人都拽过来,“好了好了,没有就没有,这么大反应干嘛,快睡吧。”说着就要张开手臂抱他的腰。

    楚秋白却一反常态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郁文眉头皱起来,“怎么了?又闹别扭?”

    楚秋白绷紧了身体,说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拒绝的意味却很清晰。他鲜少有这么坚定果断发表意见的时候。

    郁文停住动作,沉默片刻,靠在床头笑了笑,说,“怎么?你突然变女孩子了?不能随便给人抱?”

    楚秋白脸色通红,不知如何反驳,支吾了半天,只能结结巴巴地说,“....你不觉得很....很奇怪吗...男孩子....干嘛...干嘛抱来抱去的...”

    郁文呼吸滞了几秒,而后满不在乎般地轻笑,“...不是告诉过你,我睡觉的时候就喜欢抱身边的人,只不过碰巧是你罢了。”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说,楚秋白倒觉得是自己无理取闹颠倒是非了。郁文的怀抱舒服是很舒服啦,昨晚两人在郁文家里也是这么睡的啊,当时他一点没多想,也就很心安理得。可今天自从被郁文那么从床上抱下来之后,他的神经就一直绷着,连这样的朋友之间的友好拥抱也无法坦然面对了。

    自己真是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攥着被角纠结半天,楚秋白投降似的,说了声,“....好吧....”

    郁文嗯了一声,说,“不要乱想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一脸的茫然和迷惑,“....可是....我好奇怪....”

    郁文把他整个箍在自己怀里,语带笑意低声说,“怎么?”

    被他这样抱着,楚秋白感觉很紧张,可是又有一种奇异的安心感和满足感,像是整个心都满满的,于是脑子也晕乎乎了,昏头昏脑抱住郁文的腰不撒手。

    郁文哭笑不得,前一秒还炸毛似的说不要的人,这一秒就这么紧紧的抱着他不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