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9

巷陌芥末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楚秋白很快就睡着了,郁文抵着他的颈窝深深吸气,手指沿着他的脊椎一寸一寸往下滑,那刻骨的触感从指尖一直传到心尖,酥酥麻麻的,让他全身的神经都沸腾起来,呼吸不稳。触摸到那薄薄的内裤边缘,脊背上瞬间窜上一阵酥麻的电流。

    郁文做了几个深呼吸,克制住自己汹涌澎湃的情绪,把手指移开,扣住他的腰摁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客观来讲,怀里男人的身体其实并无任何特殊之处,勉强要说的话,皮肤好,大概是一个优点。躯体太过瘦削,肋骨和肩胛骨都清晰可见,一米七四左右的中等个头,甚至屁股上肉也不多,压根儿算不上挺翘。

    无论是对于女人,还是gay,都并没有任何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可郁文每每看到他,身体便迅速发热滚烫起来,疯狂地想要拥抱他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。

    楚秋白睡相果然很差,不停地来回蹭,平日里脾气很好,睡梦中却放肆的很,时不时抬腿踢上几脚。

    郁文只得紧紧箍住他,单人床吱嘎作响,这种煎熬之下怎么可能睡得着,又是睁眼到天亮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就眼圈发青眼球布满红血丝。楚秋白清醒过来之后就大惊失色,“你....你怎么....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郁文意味不明地看他一眼,没有回答,直接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关上卫生间门,把淋浴开到最大,郁文深吸一口气,手指放到那早已发烫的东西上,靠在墙上,手指慢慢滑动的时候,脑海中凌乱地浮现出楚秋白的脸楚秋白身体的触感,楚秋白的眼神楚秋白的声音和气味。

    楚秋白敲了敲门,小声地说,“郁文....你还好吗.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郁文整个人都颤抖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抱歉啊,这几天一直有事情忙,今天刚抽出时间来(┳_┳)... ........

    秋白这呆受,估计很快就能被吃干抹净了.......

    提前给郁先生撒个花庆祝一下.......(>_<)

    第5章 第 5 章

    第五章

    浴室门被粗鲁地推开,郁文面色不善,看也不看楚秋白一眼,径直从他身旁走过。

    餐桌上已经摆上了简单的早餐,面包片,煎鸡蛋,还有一大份水果沙拉。

    郁文在餐桌旁坐下,手指抵着额角,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楚秋白急急追过来,手上拿着干净的毛巾,小心翼翼凑到郁文跟前儿,小声地说,“诶,你没睡好啊?心情不好?要不然吃完早饭再去睡好了。”

    郁文眉头皱起来,说,“...别管我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睁大了眼,“诶?当然要管你啊,你头发还没擦干,这样会感冒的啊.....”说着就要把干毛巾覆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郁文强自压下心头的绮念,抓住他的手腕,把他的手拿开,然后把毛巾拿掉,凝聚起全身的力气抬眼看他,沉沉地说,“你再这样,我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不明白他何以突然出言威胁,脑海里一片茫然,可又不想和他闹得不愉快,只好坐到他对面,抓起面包片呆呆地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郁文心里一直安静不下来,被那说不出口的欲念怂恿着,脑海里像有火烧,浑身的神经都不受控制了似的。

    楚秋白偷偷拿眼睛瞄他,心里悄悄嘀咕,干嘛嘛,怎么又这样无缘无故不理人。

    郁文草草动了几筷子,突然撑着桌面站起来,说,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瞪大了眼,“诶?这就要走吗?”

    郁文没有看他,一边低头扣衬衫扣子一边说,“公司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觉得这样不好好吃早餐对他身体不好,可又不好干涉他的公事,只得咬唇跟在他后面,讷讷地说,“那你去公司之后要记得让秘书给你定外卖哦。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是冷冰冰的关门声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整天下来楚秋白都是魂不守舍的。

    认识这么久,他再清楚不过了,郁文经常一忙起来就忘记按时吃饭按时休息,长年累月下来自然是染上了胃病,好在他的家庭医生很是负责,才没有让他的身体变得更糟。

    惴惴不安的打电话过去,却是正在通话中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,阳光愈发强了,明晃晃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路人都是一幅焦急地往家赶的模样。楚秋白失魂落魄地蹲在路边,连平时一向挂在脸上的温和微笑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楚老板!”

    “喂!楚老板!”

    “啊?....”楚秋白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遂睁大眼抬起头,看清来人后脸上遂挂上了温和的微笑,“啊,是张先生啊,这个时候过来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被他喊作张先生的男人,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,圆圆的脸上汗涔涔的,却是挂着笑容,“哎,你这个人,之前你不是说了要租我的那间店铺嘛,呐,现在正好上一个店主要搬了,我就来跟你说一声啦,虽然我的那个店位置好,想要租的人很多,但我们也算认识很久啦,所以就想便宜租给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先生的话刚说到一半的时候,楚秋白就一脸的尴尬难为情了。张先生话音一落,楚秋白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开口,“那个...真是太抱歉了....您一片好心..可是我现在钱还没有凑出来....您看....”

    张先生皱起了眉头,若有所思的样子,“这样啊....”

    楚秋白神经质地攥着衣角,简直羞愧的要抬不起头了。

    张先生却何和气地笑了笑,“唉....那你就先赊账好了,反正我知道你品行好嘛,先租给你,赚了钱再给房租也可以的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