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1

巷陌芥末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第6章 第 6 章

    第六章

    郁文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,楚秋白正要掀开被子下床,表情很是慌乱,语无伦次,结结巴巴地道,“这...这里是你...你家吧...我...我要走了...”

    郁文反手关上门,抱臂站在床边,皱眉道,“你知道现在几点钟了?”

    楚秋白怔了一下,下意识望向紧闭的暗色窗帘,然后愣愣地抓着衣角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郁文贴过来,抬手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,“烧已经退了,去洗个热水澡然后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绷紧了身体抬眼看他,一幅不知所措又茫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郁文盯住他的脸,“怎么,是要我帮你脱衣服吗?”声音沉沉地,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楚秋白蓦地反应过来,胡乱地摇头,慌慌张张穿上拖鞋就有些狼狈地往门口冲。

    关上浴室门之后,楚秋白才放开胆子大口大口地喘气,低头看到身上明显不属于自己的衣服,更是惴惴不安,心脏都快要跳出来,可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紧张些什么。

    发了汗,衣服湿掉了,作为同性的好友,郁文帮他换了一下衣服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。自己到底是为什么,这么在意。

    手指紧紧攥着t恤下摆,茫然了好一会儿,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要是就这么脱了衣服洗澡,又要像上次一样裹着浴巾狼狈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于是慢吞吞开了门,身体被一种过度紧张之后的无力感笼罩着,连带着眼神儿也茫然无辜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却出现了两条修长的腿,抬眼看清腿的主人的脸,心跳立刻就失了节奏,无措之下,身体都微微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郁文皱着眉抬手摸他的额头,“脸怎么这么红?还在发烧?身体还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楚秋白乱七八糟的猛摇头,努力调整呼吸,好几秒之后才结结巴巴说出话,“....有...有睡衣吗...”因为生病,声音还哑哑的。

    郁文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,别开眼说,“你先去洗澡,我拿给你。”对着还在生病的楚秋白竟然还压不下心中的绮念,自己真是疯了。

    两个各自慌乱的人,根本无暇注意到对方不自然的神态和动作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楚秋白终于洗完澡又躺回床上,吊灯已经关掉了,只留下床头和床尾两盏暗灯。

    郁文倚在床头看书,挺直的鼻梁上架着副无框眼镜。楚秋白把被子一直拉到鼻子下面,偷偷拿眼睛瞄他,察觉到他要转头,便迅速闭上眼睛装睡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楚秋白隐隐约约感觉到郁文的眼神似是在自己脸上停留了很久,那目光很深刻,又很炙热,让人有种被爱着的错觉。

    楚秋白努力摆脱这个困扰,心里碎碎念着,不要乱想了,大半夜的,郁文为什么要看你啊,快快睡觉睡觉。这个时候却听到郁文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被接起来,郁文的声音放的很轻,听起来很温柔,楚秋白模模糊糊听到电话里对方的声音,是个很好听的女声。

    心里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失落起来,这个时候会打来电话的人,应该是郁文的女朋友吧,那应该就是前几天坐在郁文副驾驶的那个漂亮女人了。楚秋白心里隐隐有种钝痛感,连装睡也忘了,呆呆地看着郁文好看的侧脸。

    不知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,郁文转过脸来低眼看他,楚秋白茫然地和他对视。郁文一直看着他,直到把电话挂断,才说,“吵醒你了?”

    楚秋白下意识地摇头,郁文还是看着他。可能是灯光的关系,楚秋白竟然觉得他那样的眼神很温柔,是很容易让人沦陷的深邃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,楚秋白笨拙地想找个话题,想来想去,也只能提刚才的电话了,“....刚才是女朋友来的电话?”

    说出“女朋友”那三个字的时候,口腔里陡然苦涩起来,连眼睛都酸酸的,似乎有液体在酝酿。

    郁文却没有立刻回答,只是盯着他。楚秋白迟钝地以为他是懒得搭理自己,为了不显得尴尬,自顾自说了起来,“是上次车里那个女孩子吧?嗯,那样的话你要好好把握啊,现在据说是男女比例差太多了,即使像你这么优秀,也不能掉以轻...”郁文一下子翻身把他压住了。

    楚秋白说的很认真,突然被打断,只一片茫然,迟钝地说,“干嘛突然压着我?”

    郁文盯着他的眼睛,不说话。

    楚秋白被那眼神看的渐渐不自然起来,浑身都绷紧了,伸手想要推他,郁文突然说,“我不喜欢女人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茫然地问,“什么?”

    郁文抓住他的手握在掌心,“我是同性lian,只喜欢男人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一下睁大了眼睛,非常吃惊的模样。郁文等着他发问,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紧张期待和不安。结果等到的却是楚秋白一声意味不明的“哦。”

    郁文心里瞬间一落千丈,翻身回到原来倚着床头的姿势,过了好久才语气灰暗地开口,“你都没什么想问的?”

    楚秋白皱着眉头思考了好一会儿,干巴巴地挤出几个字,“......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郁文说不清楚那一瞬间心里是什么感受,是气急败坏是失望还是带着绝望意味的苦涩,抑或着是这些情绪的混合体。总之不是能让人振奋的心情。

    楚秋白也搞不懂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,脑海里还是有些茫然,似乎郁文的这些坦白,把以前所有的生活都推翻了,也似乎郁文说出的这些事实,根本无关痛痒。但不管怎样,郁文是他的好朋友,希望他能开心总是没错的,况且现在这个社会,同性恋其实都背负着不小的压力,想到这里,楚秋白又没头没尾地补了一句,“......我是会站在你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郁文低眼看他形状好看的耳朵,看的心里痒痒的,克制不住想要试试他耳垂的口感,视线接触到男人那无动于衷的侧脸,那种麻痒的浑身都热起来的冲动迅速转化为一种恶质的心理。他压低了声音凑到楚秋白耳边,“你知道男人和男人......怎么做|爱吗?”那种蛊惑人心的低哑让楚秋白瞬间浑身发热,呼吸都乱了节奏,本来就有些迟钝的脑袋,这一刻干脆断了弦,只能惊惧地胡乱摇头,看起来竟有些可怜了。

    他这个惊慌又羞耻,又笨拙地想要遮掩的模样,让郁文只想狠狠地□□他,把他压在身下狠狠地欺负,直到他哭出来,也不停止。

    郁文低低地笑了一声,楚秋白都开始发抖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要不要我教你?”郁文轻轻压过去,近距离盯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楚秋白慌的都快要哭了,伸手去推他的肩膀,“....我....我不想聊这个....”声音很是无措,带着一丝软弱的意味。

    郁文却顺势抓住他的手腕摁在他脑袋两侧,这种被禁锢的姿态让楚秋白浑身都绷紧了,眼睛里满是惊慌和无措。

    郁文浑身都燥热起来,这样两具躯体重叠着的姿势,多么像那**噬骨的盛宴的前奏。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早已充血滚烫。

    满腔汹汹的□□却在接触到楚秋白恐惧的眼神之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他在怕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