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4

巷陌芥末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好歹终于撑过了一天,他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都不知道,回到家也只是坐在沙发上,继续发呆。

    手里拿着手机,时不时神经质地突然看一眼屏幕。

    可是那屏幕始终是黑着的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色也彻底暗了,他关掉灯,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,身体很疲惫,可是却毫无睡意,只觉得像是有一块石头堵在胸口,一呼一吸都咯的慌,很疼。

    第二天也依旧如此,楚秋白只觉得头昏脑涨,身体太过疲惫,走路都有点飘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过完一天,关上店门的那瞬间,他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住了,坐在门口的台阶上,手撑着额头,心口闷得生疼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只是想证明,我还没有忘记这篇文哈哈。

    第8章 第 8 章

    第八章

    楚秋白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,像是有人一直拿着锤子梆梆地敲他的脑袋,还有人用仙人掌的刺在刺他。他只觉得浑身都疼。疼得要命。

    他在台阶上坐了好一会儿,直到觉得有点凉了,才摇摇晃晃起身,晕乎乎走了两步,就感觉到前面有人在看他。

    抬起眼来,就看到前面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一辆车,有人靠在车前。

    那人的脸隐在阴影里,然而楚秋白却明显地感觉得出那人在看他,视线死死地锁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觉得那人应该是郁文,脑子转了一圈,又觉得这种想法实在是缺乏现实感。不管那是不是郁文,他都不想去管了,他只想躺在家里的床上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经过那人的时候却被拉住了。

    楚秋白转过头来,郁文盯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了好一会儿,郁文开口,“......你又生病了?”不知为何,他的声音竟有些嘶哑,像是好几天都没睡好觉似的。

    楚秋白做了一个深呼吸,说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两秒钟,又继续道,“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?事情都忙完了?”声音低低的,他的本意也许是想不卑不亢地说出这句话,可一出口,不知为何听起来竟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郁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只抬手贴了一下他的额头,没有发烧。

    “......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正是下班高峰期,出城的车尤其多,郁文专心开车,楚秋白坐在副驾驶,呆呆地望着车窗外的车流马龙和不断一闪而过的霓虹。

    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,到了楼下,郁文停好车,楚秋白说了声,“谢谢。”然后就开门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在车头前站了几秒钟,感觉郁文没有任何要下车的意思,便缓缓出了口气,径自上楼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,换上宽松的t恤和短裤,正准备去洗澡的时候,听到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的是郁文。

    楚秋白打开门,抬眼看着那人,“...怎么了?”

    郁文看着他,眸色深邃晦暗,低哑道,“......秋白...”

    楚秋白没有开口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郁文想开口说点什么,却觉得嘴唇发干,喉咙似是被谁攥住了一般。他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楚秋白莫名地觉得很紧张,不由得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郁文喘了口气,笑了笑,“...没什么,就是...我也刚忙完一个项目...想请你去度假村玩几天...”

    “...喔...”楚秋白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的店,我找人帮你看着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呆呆地点点头,“..好...”

    郁文轻轻叹了口气,说,“你早点休息吧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可是说完话,却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。

    楚秋白抬眼望着他,不知怎地,心里竟生出了一种酸涩的感觉,别人朋友之间的相处也是这样的吗?可以好久不联系,谁也不会想念对方,下次见面又可以像以前一样,一起聊天吃饭?

    他心里很乱,觉得自己是不是对郁文依赖过度了,自己是只有他一个朋友没错,可他是有很多朋友的呀,而且工作又那么忙,自己怎么会总想着要他和自己待在一起,自己也太自私了。

    他又难过又自责,想着自己应该要多多和别人交朋友才对,于是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,“...其实...你不用这么来看我的...”

    空气似乎忽然停滞了一瞬,几秒之后,郁文开口,“什么意思?”这声音听起来没什么温度。

    楚秋白又想起来上次郁文说的不想和他做朋友那句话,“...你不是有很多朋友的吗,其实...不用总找我的...对吧...”

    郁文冷笑一声,“我自己的时间当然由我自己安排,我乐意找谁找谁,还是说我惹你烦了?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实在是咄咄逼人,楚秋白慌了,“当然不是...我只是怕...怕你觉得和我在一起浪费时间...”

    这次郁文没有立刻回答他,只默默地低眼看着他,阴影里,眼眸中翻腾着晦暗莫名的情绪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郁文才重新开口,声音很低,有点哑哑的质感,“...我问你...你讨厌和我在一起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