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6

巷陌芥末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第9章 第九章

    到了酒店,服务人员把两人的行李送到房间,郁文一句话也没说,直接进了浴室,并反手锁上了门。

    楚秋白在浴室门口徘徊了半天,听到里面传来的哗哗水声才反应过来,郁文是在洗澡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,听着水声出神了好久。

    直到里面的水声停了,他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,慢吞吞地转过身,四处望了望,像初到一个新鲜地方的猫咪一样,四处走走看看。

    房间很大,比他住的出租屋大四倍不止,客厅书房卧室酒吧间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他最后在书房的宽大落地窗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窗户外面不远处就是大海和沙滩,现在正是黄昏时分,天幕是介于蓝色和黑色的墨蓝色,沙滩上只剩下三三两两的人影,远处的大海泛着浪花,节奏非常缓慢,映着西方橙色的夕阳,这场景看起来温暖安宁又美好。

    楚秋白不由地深吸了一口气,心情渐渐放松愉悦起来。

    郁文已经在书房门口站了半天了,他下半身穿着宽松的长裤,裸着上身,靠在门框上,沉默地看着楚秋白的身影。

    楚秋白也没有发现他,一直望着窗外的景色出神。

    郁文也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,那景色,于他来说并无任何特别,以往他每次休假,都会自己跑到一个安静人少的岛屿上,望着这几乎同样的景色,待上几天。

    楚秋白竟然会为了这平淡无奇的景色这样出神,郁文心里泛起了一种强烈的妒忌和不满。

    或许真的是景色太美了,也或许是书房的地毯降噪功效实在太好,郁文那高大暗沉的身影逐渐逼近,楚秋白竟然一点都没发觉。

    直到郁文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,并把下巴抵在他头侧,楚秋白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反映过来之后条件反射想要挣脱,郁文却收紧了手臂,在他耳边低沉地道,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慌得全身都绷紧了,脊背贴着郁文赤|裸温热的胸膛,耳边是郁文湿热的呼吸,他身上每一处都泛起了细小的战栗。

    郁文惩罚似的,捏了一下他的腰,颇有些咬牙切齿地,道,“外面有什么好看的?看这么久?”

    突然被捏了一下,楚秋白没防备,发出一声类似于呻|吟的“啊...”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竟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,再加上一直被郁文抱着挣不脱,他又羞耻又慌张,急得简直要哭出来了,小声哀求着,“...郁文...放开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郁文低眼看着他通红的脸蛋儿和耳根,心里突然就起了坏心思,低笑道,“不放。”说着还亲了亲他的耳朵,恶劣地说,“你怎么回事?为什么耳朵这么红?”

    “...不知道...放开我...”楚秋白不停地挣扎,郁文丝毫没有放松力道,直接使出杀手锏,“再动我就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果然立刻就不动了,可是身体还是没有放松,他小声地,可怜兮兮地,“我想去洗澡...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这一招,永远都能制住他,郁文心里有些得意,“可以倒是可以,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忙转过头来,扬起脑袋,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害羞了?”郁文用手背贴住他的脸蛋儿,笑道,“脸又红又热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楚秋白也觉得自己奇怪得很,明明只是被同性拥抱,自己却为什么这么紧张,背后那宽阔温热的胸膛,腰上那有力的手臂,还有耳边的呼吸,都让他浑身泛起战栗,脑袋也有不清醒了,只觉得身体温度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他慌乱地摇头,捂住脸,小小声地,“不知道...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郁文却奇异地头脑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松开手,放开楚秋白,说,“你先去洗澡吧。”

    楚秋白得到这赦令,逃也似的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郁文站在原地,盯住楚秋白消失的方向,嘴角渐渐逸出微笑——楚秋白的反应说明了一个事实——他不讨厌这样的身体接触,甚至会因为这样的接触而紧张。

    如果是对同性的身体没感觉,才不会觉得紧张呢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闪电般地击中了郁文的天灵盖,他突然醍醐灌顶。

    楚秋白心慌意乱地洗完澡,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带要换的衣服进来,犹豫了好久,才抓过一旁的浴袍,笨手笨脚地穿上,一边胡乱扯着想把□□出来的胸口掩上,一边打开门,一抬眼,就看到郁文靠在正对着浴室门的镜子上,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眸色深的有点不正常。

    楚秋白心里咯噔一下,想说话,张了张口,却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郁文逼近了两步,低眼盯住他,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,“你交过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楚秋白摇头,低垂着眼,声音听起来有些可怜,“你不是都知道吗...没人喜欢我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喜欢过别人吗?女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楚秋白脑海里一片茫然,什么样的女人也想不起来,于是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,“好像也没有...”

    郁文没绷住,嘴角绽开一抹笑意,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好什么好。

    楚秋白茫然地睁大眼,他搞不明白郁文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房间虽是大套间,却只有一间卧室、一张很大的双人床。

    楚秋白觉得有点奇怪,想要问郁文为什么不定有两人单人床的房间,可看着在窗前沙发上看书的那人的身影,却又实在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算了吧,反正两个人也不是没有同一张床睡过,况且,作为好朋友,睡同一张床,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哦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了,也给自己做了充足的思想建设,可真的躺在了床上,鼻尖接触到柔软的被子,楚秋白心里还是有些忐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