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7

巷陌芥末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钻在被窝里,在黑暗中扳着指头小小声的碎碎念,郁文怎么还不上来怎么还不上来......

    冷不防突然有温热的手掌顺了顺他露在外面的头发,楚秋白吓了一跳,只听郁文闷笑着,“你在跟谁说话?”

    楚秋白急忙往边儿上蹭了蹭,像小松鼠一样,扒住被子边缘露出眼睛来,小声地问,“你要上来吗?”

    郁文没有回答,只低眼看着他。楚秋白被他看的心怦怦跳,伸出手来扯了扯他的衣角,“睡觉吗?”

    想要收回手,却被郁文抓住了。

    楚秋白一开始没反应过来,忘了挣扎,郁文慢慢地摩挲着他的掌心,动了动喉咙,终于开了口,“...秋白...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想过...你可能是喜欢男人?”

    楚秋白完全怔住了,这句话每个字他都认识,可合在一起,从郁文口里说出来,他就有点不懂了,什么意思?喜欢男人?

    郁文温柔地抚摸着他的掌心,耐心地继续问,“有吗?”

    楚秋白有点蒙,愣愣地摇头,“没有喜欢过男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喜欢过任何人?”

    楚秋白摇头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一直被郁文握着,他觉得这样奇怪,想要挣脱,却被郁文异样的眼神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那眼神里所包含的意思,楚秋白不是很明白,可他能感觉得到,郁文对他的回答不满意。

    虽然有点蒙圈,但楚秋白不想郁文不开心,就拉了拉他的手,用眼神询问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被那样一双水润又清澈的眼睛望着,郁文心跳越来越快,他长长地出了口气,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,用那种类似于诱哄的语气,低声说,“秋白,接下来我要做一件事,如果你不喜欢,就推开我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楚秋白哦了一声,想问什么事,嘴唇就猝不及防地触到了柔软的东西。

    嘴唇相触那样的触感,是从来都没有过的,楚秋白只感觉身体像是接通了某种电流一般,一种酥麻的感觉,从嘴角沿着血管,冲向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他完全呆住了。

    郁文一手继续摩挲着他的掌心,一手捏着他的下巴,开始缓慢地动作,并没有深入,只描摹着他的唇线,渐渐地半强迫地,伸了舌头撬开他的牙关。

    舌头相触的感觉,比嘴唇相触的感觉更为强烈,楚秋白终于一个激灵清醒过来,用力推开了郁文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像是刚刚跑完了三公里一样,喘着粗气,用手背抹了一下嘴唇,声音有些发抖地问,“你干什么郁文?”

    郁文反倒很平静,“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楚秋白拼命摇头,“好奇怪......”那酥麻的触感依旧残留在唇角,心跳快得吓人,他有些慌乱,无措地望着郁文,“...为什么这样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郁文觉得自己真是昏了头了,即使楚秋白对同性之间的接触不排斥,也不代表他就会接受自己啊,如果自己贸然说出口,那么依楚秋白的个性,两个人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了。

    果然,这句话是爆炸性的。

    楚秋白完全呆住了,眼泪无声地从眼角滑落,他甚至忘了去擦。

    就连为什么会哭,他自己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表白和猝不及防的更新~~

    民那桑,有木有想我呀~

    第10章 第 10 章

    两人已经一周没有见面了。

    自那天晚上在塞班,郁文吻了楚秋白并且表白了之后。

    1、

    那天晚上郁文去沙发捱过了一晚。第二天一早,楚秋白就一声不吭地飞回了国。

    和以往的许多次一样,谁也没有联系谁。

    两个人本就属于完全不同的世界,有不同的轨迹,不刻意联系的话,就连自己的生活中是否真的存在过这个人,都变得值得怀疑了。

    夏天的夜晚,空气凉爽,天空干净。

    □□点钟的时候,水果店周围还有许多结伴在外面游逛的大学生。不经意间看到那些年轻鲜活的肌肤,楚秋白脑海里不由地浮现出那晚郁文说的话,“你有没有想过...你可能是喜欢男人?”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一周内数不清第几次,楚秋白回想起这句话了。然而,这次他的答案也是一样的——

    一定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从未对其他男性的**产生过任何感情和想法…额…如果不把对郁文的**的羡慕计算在内的话…

    可是当黑夜真正降临,一个人躺在床上望着漆黑的虚无时,楚秋白又不敢那么肯定了。

    被郁文拥抱着时,和郁文肌肤相贴时,自己那莫名其妙的紧张感和羞耻感,清晰得可怕。

    楚秋白抓紧了被子,闭上眼睛,投入全身的感官回忆起被郁文拥抱时的感觉。

    急速的心跳、粗重的呼吸、温暖又硬邦邦的肌肉触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