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2

clover怡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晴空万里的早晨。渠县衙门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一衙役匆匆跑入内堂,火急火燎地叫了声。

    这会儿知县徐大人才刚起身洗漱完毕,正坐在堂内品着早晨第一口茶呢。

    看着来人慌张的样子,徐大人倒是不急不慢地呷了口茶,又把茶杯轻轻放回了桌上,并小心翼翼地盖上了杯盖,整套动作优雅流畅,倒是和眼前的衙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完了,徐大人才悠悠开口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衙役已经缓了口气,那起伏不定的胸口也稍稍稳了些,他咽了下口水,交代了起来:“沈家派人来报,在后院发现了一具骸骨。”

    徐大人把眼眯成了一条缝,拧起了眉头,“张了!”

    半天了,却没一人响应。衙役为难地提醒道:“大人,张护卫昨天告假回乡了。”

    徐大人的眉头拧得更紧了,又唤:“赵乾!”

    又是一片沉默。衙役的声音更轻了些:“大人,赵护卫的假还没结束呢,要五日后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徐大人的眉头已经打了个结了,继续唤:“王说!”

    ……这回还没等衙役开口,徐大人自己就嘀咕起来:“哦……王说到临县办事了。那么马朝呢?”徐大人干脆就把目光抛向了眼前的衙役。

    衙役满头大汗,一半是累的,一半是慌的。他战战兢兢地又开了口:“大人,马护卫和王护卫一起去临县了。”

    徐大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,居然还抬了抬嘴角,似乎特别满意衙役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人孙柯。”

    徐大人脸上的笑意更深了,“孙柯,就你了。和我一起去沈家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这位叫孙柯的衙役似乎是有点受宠若惊,刹那间呆在了原地。他不过是刚刚入衙门的新人,平时也就负责些传话的活,陪着大人一起办案,这是万万没有过的。之前就听说这位徐大人年轻有才、相貌堂堂,而且还喜欢不按常理出牌,这可真是不见不知道,一见吓一跳啊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孙柯有些犹豫,这要是办不好,哪儿出了点岔子,这脑袋可还要不要了?可是忤逆知县大人是个什么罪,他当然不会不知道。他脑门上的汗更是簌簌往下掉了,这次更多是急的。

    而徐大人已经起身走到了孙柯的面前,弯下身,孙柯一抬头就看到了这张精致的脸庞,立马倒抽了口气,就差一屁股跌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面前的徐大人皱了皱眉,面露难色,“护卫们都不在,只剩下你了,就勉为其难陪本官走一趟吧。”这口气听着柔柔的,在孙柯耳中字字如刀,他赶紧趴在了地上,大声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就听一串笑声从前方传入耳中,孙柯抬头,已不见了徐大人的身影,他赶紧起身,追着徐大人的步伐往外奔去。

    孙柯跟着徐大人就来到了沈家宅子。这沈家是渠县的首富,那宅子也堪称是渠县第一宅,占地面积先不说,所用的木材皆是上等,所用的帘子更不用说,传说就连挂在内厅门口的布帘也能买下普通农民一年的粮食。

    徐大人和门卫说了些话,那门卫就跑进去把沈家大少爷给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家大少爷沈月,现在可以说是沈家的半个当家。沈老爷年事已高,沈大少爷已经接过县里过半的绸缎庄,并且打理得有声有色的,街坊们都对这位沈家大少爷啧啧称赞。当然,其中的一个因素自然是沈大少爷那英俊的脸庞和挺拔的身材了。可惜的是,沈大少爷在十年前就已经迎娶了薛家的小姐,并且此后再未纳妾,这对夫妇可是羡煞旁人的模范夫妻了。薛小姐也是知书达理、秀外慧中,几大绸缎庄在夫妇二人的经营下,生意蒸蒸日上,不光是本地的单子,听闻就连京都的人都常常来他们这儿下单。

    “竟然劳烦徐大人您亲自跑一趟,真是过意不去。”沈大少爷眯起眼,一脸商人的微笑。

    徐大人也很懂的,两人互相作揖寒暄了几句,沈月就把徐大人他们带入了后院。

    就见在一棵桃花树旁,站着一排人,似乎都在等候着徐大人的到来。而桃花树下的泥土已经翻开,翻开的泥土边放着一具骸骨。

    徐大人瞧了那白骨一眼,示意手下人小心运回衙门里做详细的检查。都已是一堆白骨了,这恐怕是陈得不能再陈的案子了。

    一边,沈月很客气地给徐大人介绍了那一排站着的人。沈老爷的大夫人、沈月的夫人、沈家小少爷、沈家的大管家,还有一位,正笑盈盈地看着徐大人,并谦和有礼地先开了口:“在下沈衣,排行第二。”

    徐大人定睛看了这人一眼,约莫二十五的样子,那脸庞倒和他大哥有那么点相似,不过脸部线条比他大哥柔和些许,他大哥若说是俊朗,那这位二少爷就是俊美。身材倒是比他大哥略高一些。

    “徐大人?”正打量着,徐大人的耳边就听到一声催促。

    他回过神,赶紧回了一礼:“渠县知县,徐墨。关于死者,能请诸位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沈月接过了话茬:“大人尽管问。”

    徐墨点了点头,“死者的身份,你们可知?”

    那几人面面相觑,都是一脸茫然,只有沈月一人面露难色,似是有点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看来你知道?”

    沈月略微尴尬地笑了笑:“过去那么多年,我也不是很确定。不过,他手上戴的那个指环,我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徐墨轻轻回了声,显然是等着沈月自己把话给接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年少的一段丑事了。当时我和家中的一个下人关系很好,那指环,就是我送与他的。”沈月一边说,眼神却有点闪烁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具女尸?”徐墨抬了抬眉毛,刚才那一眼,他确实无法判断这具骸骨的性别。

    而沈月脸上的表情似乎更加尴尬了。还不等他开口,大夫人却先把话给抢了:“呵,就是那小子?”那话里的轻蔑感就□□裸地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大夫人尽管辈分大,可她年纪却不大,估摸着也就比沈月大了十来岁,是沈老爷的第二任妻子。沈月和沈衣的生母在十多年前就因病去世了,沈小少爷倒是这位大夫人的儿子,所以他一直很看不惯这位继承家业的大少爷,恨不得他出点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阵子闹鬼都是冲着你来的。”说着,她毫不留情地瞪了大少爷一眼,凑到徐墨跟前撒起娇来,“大人,我看你就把这人带回去,赶紧处置了让他下去陪那短命鬼吧,省得那鬼魂又每日阴魂不散地扰人清梦。我们老爷这些日子天天都睡不好觉,身子骨越来越差了,也不知是不是这位大少爷联合着那鬼魂来讨命了。”

    徐墨见着步步逼近的大夫人,往后退了两步,严肃道:“夫人稍安勿躁,此事本官自会查明白。”鬼魂什么的,他才不信。有鬼魂的话,还要官差干嘛?

    沈月的脸色很难看,薛夫人的脸色也不会好看。这段往事,他们都想随风过了就过了,哪想到好端端的冒出来个尸体,硬生生地揭开了那道丑陋的伤疤。

    从沈月口中,徐墨得知,这具尸体疑似是一个名叫仇西的下人的。这下人在十年前就已经失踪了,那之前他和沈月有着一段暧昧的关系。沈月一口咬定说他们是两情相悦的,毕竟连定情信物都已经送了。不过沈老爷这时候给他攀上了一门亲,就是薛家那门亲事。沈月那时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想着自己一定要对仇西负责,就和沈老爷摊牌了他和仇西的关系,没想到沈老爷气血攻心,这一下就病了大半个月。沈月突然就有点愧疚,而仇西也是大骂了他一通,然后他们就吵架了,再然后仇西就突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沈月到处去找仇西,连他老家都派人去问过了。不过没人知道仇西的下落。沈月觉得仇西肯定是故意避开自己的,伤心了好些日子,也就依了沈老爷,把薛小姐娶回了家。那以后没人再提起仇西,大家似乎都把他给淡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