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3

clover怡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而这个仇西却不是失踪,而是被人谋杀后,还埋在了后院。”徐墨冷静地接着沈月的话,“那么,仇西生前有没有什么仇家呢?”

    沈家众人想了半天,也没个结果,毕竟只是一个下人,还是十年前的,谁会记得那么多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徐墨只得又把目光投向了沈月,谁让他是当年仇西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沈月:“这我还真是不好说。毕竟和我在一起时他都是一个人,也没听他说过和谁有过节……这样吧,府里有几位干了十多年的下人,要不您可以问问他们。”

    徐墨点了点头,就叫来了一边的孙柯,让他去做调查工作了。

    把徐墨送到了门口,沈月悄悄拉过他的袖子,在他耳边轻轻说:“大人,请您一定要查清楚谁是凶手。他生前我无法给他幸福,至少死后也要给他一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徐墨微微颔首,却来了句:“听说贵府闹鬼?”

    沈月笑得有些勉强,透着点“家丑不想外扬”的意思:“前阵子确实夜里有声音,不过派人巡逻后就没有事情了。应该是谁在捣鬼,不劳大人费心。”

    徐墨也没再问什么,就离开了沈家宅子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路,却听得耳边响起个声音:“第一天巡逻的王大已经病逝了;第二天巡逻的赵季突然被告知家里老母去世急急赶回去了;第三天巡逻的周八疯疯癫癫的到现在都没好……”

    徐墨听这声音有点飘,却带着莫名的磁性,他回过头,就看到沈二少爷跟在了自己身边,见到自己回头,也看了过来,眼中还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是想说,沈家真闹鬼吗?”徐墨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沈衣和他并肩走在了街上,这样肩并肩徐墨才发现,这位二少爷还比自己高了半个头。仰视的感觉很糟糕,他干脆平视前方,而不去看身边的人了。

    沈衣又是笑了笑:“我只是在叙述这些天发生的怪事。是不是闹鬼,还请徐大人查明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本官的分内事,自然会查明。二少爷跟来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?”徐墨冷冷地答。他总是觉得,身边这人尽管带着笑容,却没什么温度。

    “我想和你一起查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没有贵府的配合,案子是无法水落石出的。”徐墨还是那套官方说辞。

    沈衣却快两步走到了他的跟前,低下头,看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又重复了遍:“我,想,和,你,一,起,查,案。”每个字的尾音还往上一勾,加上磁性的嗓音,绕在徐墨耳边,久久无法散去。

    然而徐墨自然是不会给他任何反应,他只是觉得这大概是纨绔少爷兴趣所致,敷衍了句“随你。”就继续往衙门走去。

    沈衣醉人的桃花眼盯着徐墨的背影,勾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第2章

    傍晚时分,孙柯终于是把沈家大大小小的人都给问了个遍,这才起身往衙门走去。

    七月的天那叫一个贼热,这天还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。孙柯一边擦着额头不断冒出的汗,一边就想着刚才在沈家听到的事儿。真是人多的地方浆糊多啊,那庞大的信息量让他一时无法完全消化,只能凭在脑中不断回忆、整理,才勉勉强强记了些关键。衙门当差真不是那么好做的。

    正感叹着的时候,就见到衙门府的大门就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夏季一般都比较清静,毕竟这天已热得让那些贼人都没心思作案了。所以每到这个季节,衙门里是最冷清的,很多人会把自己一年的假期放在这段日子,比如说张了和赵乾,就互相错开时间告了假。

    此时,衙门里值班的比平日少了一半,特别冷清。徐大人每日闲来无事,就会坐在书房研读他那些个经史子集。

    孙柯敲响了书房的门,徐大人果然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这是徐大人的开门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孙柯跟着徐大人进到屋中,这是他第一次踏入徐大人的书房,难免内心有点小忐忑小雀跃。不过他可没这胆东看西看,而是很规矩地把刚才在脑中梳理过很多遍的词给复述了出来:“大人,我问过那几个年头比较长的下人了,他们都说仇西生前是个很开朗的小伙子,待人也很和善,他们都非常可惜居然就那么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。”徐墨打断了孙柯,抬头给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孙柯一个心颤,脑中的逻辑突然断了,支支吾吾了半天,不知该从何处切入继续。

    “仇西生前和什么人有过节?”徐墨问。

    “不曾听说和他人有过节。倒是听说和当时厨房的一个丫头关系很亲密。”孙柯答。

    徐墨的眼中闪过一点亮光,悠悠地继续问:“哦?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看见徐大人有了兴趣,孙柯一口气松了下来,看来这是关键线索,他重新在脑中理了下思路,开口道:“徐墨很喜欢和那个丫头聊天,并且每次出门办事都会给那丫头带点小玩意儿。还有人看见他们经常躲在厨房里……”说到这儿,孙柯的脸刷得红了起来,徐墨却似乎没有意识到,见他停住了,又抬眼盯着孙柯看。

    孙柯不自觉地躲开了徐墨的视线,只感到脸上烫的厉害,他轻轻继续着:“干那些……男女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徐墨:“这个丫头可还在沈家?”

    “几年前就被驱逐出门了,似乎是说她手脚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徐墨又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然后我问说,仇西不是大少爷的相好吗?他们也都笑笑,不以为然,并且说大少爷那只能是玩玩,下人只能配下人。还有人说,仇西接近大少爷,只不过是想讨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讨点好处?”徐墨顿了顿,孙柯立马明白,这是大人的另个关注点,马上顺着话说了下去:“有人说,见到仇西曾经偷偷从老爷房里出来,贼头贼脑的,指不定偷了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孙柯说到这儿,停了下来,想要等徐墨的反应。

    然而这位大人却彻底沉默了。就在孙柯耐不住沉默,想要继续报告时,徐墨才慢慢开口问:“这是谁说的?”

    孙柯转了下眼珠,努力把证词和证人联系起来,“……应该是沈小少爷。”

    徐墨的嘴角微微勾起,一脸笑意地看着孙柯:“我们去找这位小少爷聊聊。”

    完全抓不到大人思路的孙柯愣愣地“哦”了声,看着大人踏出房门,这才紧跟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