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4

clover怡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沈家人显然是没有料到徐大人去而复返得那么快,门卫一脸抱歉地说:“徐大人真是抱歉,我们大少爷这才去店里了,这会儿恐怕见不上。”

    徐墨彬彬有礼地答:“我们是来找你们小少爷的。”

    门卫略微一怔,马上就进去通报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见他跑了回来,“小少爷让大人去后院小亭。”

    徐墨点了点头,带着孙柯就进了沈府。

    小亭中,沈小少爷正一个人把玩着棋子,见到徐墨,抬头笑了下,招着手就把他们叫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徐大人找在下有事?”

    徐墨看了眼棋盘,毫无章法。

    沈小少爷也注意到了他的这一瞥,嬉笑着说:“徐大人可有兴趣陪在下走一盘?”

    徐墨收回目光,冷冷答:“不必了。今日来是想打听关于仇西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不想,沈小少爷一听这个名字,脸色马上拉了下来,压着声音愤愤道:“他是罪有应得,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我亲眼见到的,他从我爹房里出来,明显就是捞了不少好东西。”沈小少爷坐到了桌边,拿起一粒棋子在手中弹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可见到他拿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沈小少爷略显不耐烦:“他都藏起来了,鬼知道他拿了什么?爹也是的,我之后问过有没有少了什么,他却说没有。怎么可能没有!不捞东西那臭小子去爹房里只是随便一游吗?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仇西可还有其他可疑之处?”

    沈小少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眼珠转了起来,应是在回忆,突然桌上棋子一震,他拍桌而起,脸上的表情却是异常的愤怒:“那小子难道是想害了我们全家?”

    徐墨心里一怔,赶紧接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沈小少爷捏紧了拳头,捶在桌上,咬牙切齿了起来:“那天,我看到他和厨房那小妞,鬼鬼祟祟趁着没人入了厨房,我偷偷跟在后面,就看到他们一起往菜里放了些什么。因为是背对着我,看不清楚。所以这天的晚饭我故意没吃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沈小少爷一边回忆一边继续道:“我记得那天晚上特别安静,府里像是死了一样。我因为没吃晚饭,到了半夜肚子饿得慌,就打算悄悄去厨房找点东西填肚子,然后……然后我就看见了一个人影,嗖得从我眼前飞过,像鬼一样,我就慌了,立马逃回了房间。说来……仇西好像就是第二天不见了踪影的……我记得第二天我想去质问他的,却怎么都找不到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少爷可记得,那人影有什么特征?”

    沈小少爷闭上了眼,用力在脑中回放那天晚上的情形,“我记得……他手臂会发光。人影闪得太快,而且有段距离,我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。不过依稀记得他手臂亮亮的,在黑夜里特别刺眼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小少爷配合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重要的线索,尽管时隔十年再找一个人可谓是大海捞针,但沈小少爷这儿再问,也套不出更多的情报了。经徐墨观察,这位小少爷定是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见询问完毕,沈小少爷那纨绔的笑容立刻爬上了脸,他指了指棋盘:“徐大人真不和我来一盘?”

    “今日有公务在身,实在不便。”

    沈小少爷悻悻道:“可惜了,已经好久没和人对弈了。以前经常和二哥一起下棋,可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徐墨眯了下眼睛,觉得哪里怪怪的。不知为何他多问了句:“沈小少爷可以为贵府闹鬼?”

    却不想,这一问,沈小少爷突然面露慌张,也只一瞬,下一刻就被他压了下去,但徐墨可以清楚看出,他是在强压着,面部表情非常僵硬。

    沈小少爷“呵呵”笑了两声:“这一定是哪个下人在捣鬼,这两天完全没事了呀。本少爷可不相信什么鬼神。”

    徐墨微微一笑,作了个揖:“那本官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出了沈府,孙柯跟在徐墨后面,又开始了思想挣扎。

    徐墨见这小跟班低着头,脚步非常犹豫,也是皱了皱眉,问:“有何事?”

    孙柯吞吐了半天,还是决定说出来:“大人,说到鬼,小人也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听说什么了?”徐墨放慢了脚步,和孙柯并肩而行,这让孙柯感觉有点局促,反应到声音中都快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那,那个,沈家那些下人们都说,说,晚上会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,低低的,像鬼哭。然后,还有衣服摩擦的声音。不过点上灯出去看时却一个人影都没有……这……这是鬼吗?”

    徐墨闻言,笑开了。孙柯却看着那好看的笑容,有点点懵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所有的鬼,都是人。”徐墨坦然道,完了又补充了句,“人,比鬼可怕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孙柯还是懵着,木木地点点头,只觉得大人说得好有道理,心里涌起了无限的崇拜。这时,却感觉头顶被人拍了下,他立马回头,没人啊,奇怪了。

    日暮后,万里星空,一轮明月挂在空中。

    沈家宅子在月光的折射下沐上一层淡淡的冷光,也给这炎炎夏日降了个温。

    后院中有一处显得特别的亮,慢慢靠近会发现,那正是那具骸骨被发现的地方。那块土地上长着一颗桃花树,看着比周围的小花小草小树都来得高大,浓密的枝叶向天空散开而去,形成了一片天然的遮挡。此时在月光下,叶上的露水泛着点点银光,整棵树如同被银装素裹,远观不失为一奇景,只是联想到那片土地下埋了十年尸骨,不免让人寒心。

    离桃花树不远处,两个人影,似是一男一女,在那边拉拉扯扯,交谈声悉悉索索,混杂在一片知了蟾蜍叫声中却也显得不那么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影突然仓皇逃散开,一下消失无影,只留下被带飞的几片树叶缓缓飘落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那么晚请我来贵府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徐墨看着眼前那一袭白衣的男子,问道。他正打算就寝之时,这位沈二少爷却突然来访,邀请他一同前往沈府。被扰睡眠的徐墨,实话说心情不太好。

    沈衣淡淡笑着,“当然是查案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案子白天查不了,非得晚上查?”徐墨明显不太满意打扰他作息的这一举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