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5

clover怡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沈衣却丝毫没有意识到,或者说他并不在意。“白天人多口杂,自然不比晚上来得好。”

    徐墨给了他一个白眼,既然来了,就好好看看吧。这棵桃花树吸收了十年尸体的精华倒是长得高大威猛的,不由让人唏嘘。

    “徐大人可喜欢这棵树?”沈衣走到徐墨身旁,侧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就一直盯着它,若它是个人,我会怀疑徐大人爱上它了。”

    徐墨忍不住又扔给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不过沈衣完全不在意,自顾自地把话续了下去,“这棵树是在我出生时栽下的,也算是和我同龄。如果它会说话,我们倒是不用辛辛苦苦查案了。”

    “树岂会说话?”

    沈衣又是一笑,“可有人说过徐大人您有点无趣?”

    “无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如何,我甚是喜欢无趣的人。”沈衣站到了桃花树下,整个人似乎都蕴上了一层光晕,与那桃花树几乎融为一体,在一片夜色下,显得非常亮眼、非常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树是美的,人亦是美的,那一瞬徐墨觉得自己看到了天庭之景。而美人的“喜欢”二字,让他的心有了点悸动,他以为那只是对于美的一种感叹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美景中,突然有一点让徐墨感觉到很不舒服。树底下的泥土上,一点金色光芒,格外的刺眼。

    徐墨走上前,弯下腰,才发现那是一对金镯子。

    沈衣也跟着蹲了下来,仔细打量起了那对金镯子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贵府的东西?”徐墨拿起那对金镯子,放到眼前细细观察着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只是很普通的一对镯子。

    “不曾见过。”沈衣答。

    “为何会在此地?”徐墨喃喃自语,没入了思考中。

    晌久,才听耳边有人叫唤:“徐大人,你看镯子上刻着奇怪的图案。”

    顺着沈衣所指,确实有一个小图案,显得与整个镯子的纹路格格不入。徐墨又仔细端详了下,总觉得似曾相识,却还差一点就是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把镯子放入衣襟中,打算带回去细细调查。随即又伸手在泥土中扒了两下,就怕是否还有其他东西。然而除了这对金镯子,似乎是没有其他东西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该调查的也差不多了,徐墨正想开口告辞,没想到却被沈衣抢了先:“徐大人,我送您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徐墨正想拒绝,又被沈衣抢了先:“不用和我客气,徐大人为我们沈家查案,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见沈衣一片殷勤,徐墨也懒得和他客套,就随着他送自己回了府。

    第3章

    清早的渠县衙门,外边的天还有点蒙蒙的,空气中有股潮湿的味道。

    徐墨往窗外看了一眼,又收回了目光,落在了桌上的那对金镯子上。

    他拿起一个镯子,用手反复地摩挲着上面那个特殊的图案。昨天回来想了半天,也没有想起来在哪见过它。

    就在思绪又要飘远的时候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一个很精神的声音。

    徐墨答了声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推门而入的是孙柯,这倒是让徐墨有点意外。据他了解,孙柯不像是会无事打扰他的性格,或者说他没有这个胆量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孙柯毕恭毕敬地双手抱拳,“大人,请问今天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徐墨皱了皱眉,“就为这事?”

    语气是淡淡的,但把孙柯吓得赶紧跪了下来。昨天一天的调查确实让孙柯自信了不少,还忒享受这种办案当差的感觉,他现在内心巴不得天天都有案子,这才会大着胆子大早就敲开了知县大人的门。毕竟大人昨天回来一句吩咐都没,让孙柯感到特别不踏实。

    见到孙柯战战兢兢跪倒在地,徐墨略显不解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小人冒犯大人,罪该万死!”连声音都有点抖。

    徐墨心中的问号更大了,也略微有点不耐烦,“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孙柯还是伏在地上,用他颤抖的声音继续说,“小人只是想来问下,沈家那案子,还需要小人做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徐墨这才纾解开了眉头,起身走到孙柯跟前,把他给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依你之见呢?”

    那汗水就从孙柯的脑门上大滴大滴地往下掉,他心里揣着个想法,现在只感觉心脏都要爆炸了。大人居然在征求自己的意见?!自己真的可以说出来吗?!

    见孙柯楞在那边,表情非常的不自然,徐墨又说:“随便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是否需要派人去查找小少爷说的那个人影?”说完这句话,孙柯心跳得砰砰响,然后悄悄看了徐墨一眼。

    这位大人抬了抬嘴角,“如何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