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8

clover怡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徐墨就把孙柯找来,吩咐他带着一个金手镯,立马前去西山的梁王别庄蹲着。见到梁王后要问清楚这手镯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孙柯内心压力可大了。他这一刚入衙门的小小衙役,单独出门办差这事儿想都不敢想。不过徐墨没有给他任何犹豫的时间,催促着就把他赶上了路。

    而徐墨自己,拿起了另一只手镯,又往沈家宅子走去。

    一踏进沈家大门,就见沈衣迎面朝自己走来。徐墨不禁想到了昨天晚上,面上有些发烫。他有意避开了沈衣的眼睛,略微颔首,算是问候过了。

    沈衣的声音却有点轻佻:“看来昨晚睡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拖二少爷的福。”

    沈衣无声地笑了笑,“今天还是来找我爹的?”

    徐墨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正好醒着,一个人在屋里。不过身体还是很糟糕,还请徐大人口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沈衣伴着徐墨走了一段路,把他送到了沈老爷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不和我一起进去吗?”徐墨见沈衣停下了脚步,回头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沈衣摆了摆手,“他估计不想见我。”口气带着点无奈和遗憾。徐墨有些疑惑,却也没有多问,和门口的下人说了几句,就被带入了房中。

    沈老爷倚靠在床上,面色苍白,整个人非常憔悴。他见徐墨来了,挥挥手让下人出门守着,深深凹陷下去的双眼看向徐墨。他用那苍老低沉的声音缓缓道:“徐大人,老夫身体不便,就不下床了,请您见谅。”

    徐墨微微勾了下嘴角,“沈老爷不用客气,本官问两句话就走。”

    沈老爷慢慢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徐墨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从怀里掏出了那只金镯子,放到沈老爷身前。

    “沈老爷可识得此物?”

    见到镯子的那一刹那,沈老爷原本黯淡的眼神突然亮了点光,那却是叫做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看来沈老爷认得。”徐墨道,“那可否请沈老爷告知此物是从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沈老爷闭上了双眼,仰头靠在了背后的墙上,双唇微微颤动着。

    晌久,他才缓缓睁开眼,道:“这是薛老爷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薛夫人的父亲?”

    沈老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听闻沈家和薛家是世交,看来不错了。”徐墨接着道,“能否冒昧问下老爷,这镯子是薛老爷何时赠与您的呢?”

    沈老爷又是闭上了眼,眼皮子底下的眼珠在不停转动,又是一会儿,才重重叹了一口气:“这么多年了,老夫记不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少爷曾经和本官说过,当初贵府的下人仇西曾经鬼鬼祟祟地从您房中出来,这镯子是否为他所盗?”

    沈老爷睁眼又瞧了下金镯子,摇了摇头:“或许吧。我已经很久没见到这镯子了,今日得以再见甚是惊喜,毕竟是我爹留下的东西,他一直很宝贝着。”

    徐墨心里一怔,看来沈老爷也是病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据本官所知,此物乃是当朝王爷梁王的所有物,为何会经薛家之手转到您手上?”

    听到“梁王”二字,沈老爷又是双眼瞪大,但马上就收起了表情,故作镇静地又闭上了眼。“老夫不知,大人有心,不如去薛府问问。”

    徐墨见他已无力回答,也就没再打扰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门外,沈衣倚在树旁,静静等着徐墨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还在?”

    沈衣迎了上去,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镯子是贵府的,不过令尊说是薛家赠与的。”徐墨答。

    “薛家?”沈衣挑了挑眉,也是讶异于居然和薛家有关。

    徐墨接着问道:“二少爷可知贵府与薛家的事情?”

    沈衣靠在树干上,用手撑着下巴思考了起来,晌久才道:“在我有记忆时,就经常会见到薛老爷来我家拜访。每次他都会和爹两个人进到内屋谈话,一谈就是谈很久。每次出来时,爹的脸色都非常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沈老爷和薛老爷的关系其实并没有传闻中那么好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得而知了。徐大人,”沈衣唤了声身边的人,并侧过头直直盯着他的脸,“人和人的关系,从表面上只能看得四成。”

    徐墨一抬头就撞上了沈衣火辣辣的眼神,立马又低下了头,视线无处可落,也只能在草丛中游离。

    “比如说,徐大人从今儿见面起,就刻意避免和我对视,那么是不是可以解读为您讨厌在下呢?”沈衣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,还是非常近的距离,徐墨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扑打在自己脸上,莫名的心脏开始猛跳。

    他挪了挪身子,和沈衣拉开了距离,确定自己平复如常后,才道:“至少,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沈衣弯起了眼,笑得特别好看,“我看可未必。”

    “二少爷,我们在谈案子。”徐墨终于忍不住了,不能再被他牵着鼻子走,要主动把握谈话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沈衣还会继续逗他,没想到他却意外听话,“徐大人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恐怕令尊对此事有所隐瞒。”

    沈衣抱胸而立,等着他把接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