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1

clover怡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孙柯突然眼睛一亮,略微嘚瑟地扬起嘴角:“大人,小人问了,当年是哪家镖局押送的此镖。”他缓了缓,待徐墨向他投来了目光后,又是一抿嘴,接着道,“梁王爷说,是当时国内数一数二的仇家镖局。”

    仇家?徐墨慢慢搜索着自己的记忆,过了二十年,镖局这一行也是风水转了好几圈了,二十年前叱咤风云的镖局现如今还在第一线的也没剩几家。而像仇家这样如同昙花一现般的镖局更是被遗忘在历史的角落了。这要不是渠县薛家的酒楼如今风风火火的,徐墨怕是也记不住他们家以前是干押镖这一行的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薛家,押镖,仇家,数一数二……

    徐墨似乎是抓到了什么关键的线索,如果说当年的薛家为了争个地位而策划了这一场劫镖?他们当然不能让自家人亲自上阵,这一行基本上都是个脸熟,所以必须找些外人打手。当时沈家绸缎正在倒闭边缘,特别缺钱,若以此利相诱,沈大老爷必定会上钩,而事实上,沈家确实突然暴富,一手把原来摇摇欲坠的绸缎庄做成了渠县第一富。

    不过按照这个思路,有着深仇大恨的应该是仇西。而现实是仇西是死者。按照沈小少爷的证词,他确实也在谋划着复仇。只是,发生了意外,自己先丢了性命。难道说是被人发现,先下手为强了?那么沈小少爷看到的人影又是怎么回事?经过调查,并没有发现沈家有疑似的人物。

    这时,听到衙门口一阵骚动。徐墨和孙柯往门外看去,就见一大汉抗着大包小包,一边和见到的人大声打着招呼,一边走进衙门。

    “赵哥您回来啦?”孙柯笑脸迎上。

    那大汉咧嘴一笑,把那堆包袱放在了地上,舒出一口气:“可累死老子了。呃,我从老家带了几个自己种的瓜回来,等下叫上兄弟们一起切了分了。这天真是热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没问题!”说着,孙柯就想要拎起那袋装满瓜的包袱,却听到背后一声咳嗽,这才意识到和徐墨的话还没完。他一个慌张,把刚提起的包袱就砸地上了。引来赵乾一串笑声。

    徐墨倒没说什么,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赵乾,微微一笑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大人,这几日衙门里可还安生?”赵乾上前两步,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,收起嬉笑的语气,严肃问。

    徐墨也一点不客气:“回来正好。沈家现在有个案子,正缺人手。”许久不见,徐墨的眼神先是在赵乾身上走了一圈,刚回来也没来得及换官服,在这高温天里,他一身布衣,露出两条黝黑的手臂,前襟全敞,两块胸肌和腹部八块肌肉粒粒分明,还都抹着汗水,油亮油亮的。徐墨皱了皱眉,观察男人的身体倒不是他的兴趣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他指着赵乾的衣襟内侧,稍露出一点的地方闪着刺眼的光。

    赵乾从衣襟中摸出了一条手绢,黝黑的脸上似乎有点点红晕,他摸摸头:“这是我媳妇给的,这天气热她硬是让带着说擦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布料?”徐墨没有理会赵乾的尴尬,接着问。

    赵乾有点为难地笑笑:“属下也不知道啊。女人家的东西……听她说好像现在很流行,他们女人家就是喜欢这种亮晶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徐墨摸着下巴,就往赵乾身前凑,似是要把那手绢盯出个窟窿来。

    赵乾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他大手往前一递:“大人喜欢的话,就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徐墨顺着接过了手绢,走到了门外,把手绢举过头顶,对着蔚蓝的天又是一阵打量。

    赵乾不解了,问身边的孙柯:“大人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孙柯摇摇头:“大人的心思,你永远别猜。”

    赵乾不以为然地笑了下,这小子,才几天口气都变了个样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会儿,徐墨才重新回到屋里,把手绢塞到了赵乾手中,道:“你去查查,有没有什么布料是可以在夜晚发光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这一应完全就是条件反射,赵乾马上也接着问道,“大人这是要查什么?”

    徐墨这才把沈家案子的来龙去脉给赵乾交代了下。

    这话刚说到最后,外头又突然急冲冲进来一个衙役,慌慌张张地报:“大人,沈家又死人了!”

    屋里三人都是心里一愣,每个人的表情都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死者是谁?”

    “沈家小少爷。”

    孙柯小声念道:“难道是被杀人灭口了?”

    徐墨皱了皱眉,“走!”一声令下,孙柯和赵乾都跟着他出了门。

    依然是沈家宅子,依然是那棵桃花树下。徐墨心里立刻浮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。他眼前的桃花树在大太阳底下丝毫不动,浓密的枝叶把一大片地都笼了进来,包括它底下横躺着的那具尸体,以及尸体身下那摊已经发黑了的血迹。那一块地仿若另一个世界,炎炎夏日被它阻隔在外,只留一片阴凉、阴森和心凉。

    沈小少爷仰天躺在地上,胸口处一摊血迹已经干涸,可以在心口处看到一道深深的口子,这恐怕就是死因了。他双目圆睁,瞪得老大,似是见到鬼的样子。浑身上下,除了心口那道伤,再无其他伤痕,衣裳完好,也无搏斗的痕迹,应该是熟人作案。并且凶器从正面插入胸口,可见当时小少爷和凶手是面对面的,这个熟人,还得非常熟,才能让他一丁点防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观察了尸体之后,徐墨擦了擦手,立起身,看向了沈家的众人。

    沈家众人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。

    大夫人哭天抢地,大少爷神色复杂,薛夫人低头不语,沈二少爷却不在列中。

    徐墨一回头,就见沈衣站在自己身后,一改往日柔和的表情,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“请问,昨天三更到五更这段时间,各位都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大夫人已经话不成声,抽抽噎噎的。

    沈月先答道:“我睡不太着,就叫下人帮我去厨房端了些点心来,然后一直在房里看书。”他的眼中泛着血丝,整张脸都有些憔悴,确实可以看出来没有休息好。“你们可以问下张伯。”

    一边一个下人向前一步,道:“确实如此,小人一直守在大少爷门外,大少爷一整夜未曾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没和夫人在一起?”

    沈月和薛夫人两人同时都有些尴尬,沈月道:“因为不想打扰内人休息,所以我去了书房。”

    徐墨点点头,把目光转向了薛夫人。

    薛夫人还是低着头,轻声说:“奴家很早就睡下了,半夜里醒过一次,见到官人还没回来,想着夜里凉,就差下人给官人送了件外衣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张三又接口道:“确实,大约在三更的时候,是有人送了件衣服来给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徐墨接着问:“那之后,夫人一直在房中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人证?”

    “见官人一直没回来,奴家也没心思睡了,就把小翠叫来,一直陪着奴家做针线活呢。小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