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2

clover怡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一边又走出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,涩涩地道:“是这样的。奴婢一直陪着夫人干针线活,天亮了才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期间夫人可有出过门?”徐墨盯着那姑娘的脸,问道。

    姑娘明显是被看着害羞了,垂下了眼,两只纤细的小手在身前不停绕着: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徐墨的眼神深了一层,又盯了她一小会儿,然后把目标转移到了大夫人那儿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屋里睡觉,你们可以去问那老不死的。”大夫人总算是稍稍缓过来,“大人,您一定要抓到那个杀千刀的。我的孩儿做错什么了?年纪轻轻就遭此横祸,老娘我也不想活了啊!”她狠狠瞪了眼身旁的沈月,又开始抽泣了起来,“我的孩儿天资聪慧、人见人爱,老大你要是嫉妒,又何必下如此狠手,直接把我娘儿俩赶出门就好了……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,还怎么活下去……我待在这家里还有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大娘,”薛夫人扶住了哭得东倒西歪的大夫人,安慰道,“大人一定会查明真相,还小少爷一个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大夫人却狠狠推开了薛夫人,“要你假情假意?你就和老大是一个鼻孔出气!你们的荣华富贵可保住了,我的孩子却再也回不来了,这种心情你又怎么会懂?”

    正说着,先是传来了一声娇滴滴的“娘——”,接着就看见一个六岁小儿啪嗒啪嗒地就朝这边跑了过来。俩小短腿一蹦一蹦的,看在大夫人眼中却是无比厌恶。

    大夫人一个不爽,从地上就捡起一个小石子往小儿的脚上砸去。

    被乱了节奏的小儿噗通一下就倒在了地上,那位置恰恰好就在尸体边上不远,那满地的血迹还没来得及清理掉。小儿“哇”的一声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薛夫人连忙紧张地跑过去,蹲下身抱起了孩子,上下检查着有没有哪里受伤。

    “娘,脚疼。”小儿依旧张嘴哇哇哭着,一双小手紧紧环在薛夫人脖子上。薛夫人撩起了小儿的裤脚,有一道长长的血口子,还在不停出着血。她心疼地抽了口气,抬眼看着徐墨,用央求的口吻道:“大人,能让我先给孩子包扎吗?”

    徐墨皱了皱眉,默许了她。

    其实话也问得差不多,只剩下了沈二少爷。

    他回头去看沈衣,沈衣却看着刚刚小儿倒下的地方。

    徐墨觉得奇怪,走近几步,蹲下身,打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幅神奇的光景映入了徐墨眼中。地上那新鲜的血液竟然一丝一丝融进了原先的血迹中,瞬间被吸得干净、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他抬头又看了沈衣一眼,沈衣的表情依然是紧绷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徐墨起身,走到他身边,轻声说:“我有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沈衣瞥了他一眼,一脸“我懂”的表情,朝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徐墨吩咐让孙柯和赵乾分别去问下沈家其他人的口供,自己朝着薛夫人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薛夫人正在房中给孩子包扎着脚上的伤口。徐墨犹豫了下,还是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打开房门,见到是徐墨,薛夫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问道:“大人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夫人,可否屋里一续?”徐墨有点艰难地道,一男一女共处一室,不管是因为什么,总是有违礼法。不过眼下却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进屋,徐墨就开始发问:“夫人嫁入沈家已经九年了吧?”

    薛夫人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听闻您和大少爷育有两儿一女?”

    薛夫人眉头紧了紧,“是的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公子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尽管感到狐疑,但薛夫人还是答道:“五岁。”简洁的回答,声音中充满了防备。

    “恕本官冒昧,夫人和已逝的沈小少爷有什么交情?”

    薛夫人脸上闪过一瞬的慌张,但立马堆起了笑容,道:“我和小少爷并无私交,只是叔嫂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徐墨紧盯着薛夫人的眼睛,发现她根本就不敢直视自己,而是下意识地看向了右下方。他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,可以套话:“我听人说,见过你和小少爷半夜在后院偷偷摸摸、鬼鬼祟祟的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绝对没有!”薛夫人放大了声音,叫了出来。一旁的小公子吓了一跳,轻轻拉了拉他娘的衣角,稚嫩的声音道:“娘……怎么了?是不是这位叔叔欺负你?我替你报仇!”说着,他就跳下椅子,由于脚上有伤,踉跄了一下,又扑倒在地上,一双大眼睛里刹那间盛满了汪汪泪水,原本看着徐墨的愤恨眼神,此时看来却有点委屈。

    薛夫人还在惊慌中,见儿子已倒,手忙脚乱地抱起了孩子,冷声对徐墨道:“徐大人,我和小少爷并没有关系,请您不要妄加揣测。”

    徐墨眯起了眼,微微调高了音调:“薛夫人可知,‘滴血认亲’这一说法?亲生父子的血是能够交融到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薛夫人转过身瞪大眼盯住徐墨的脸,完全没有了贤妻良母的样子,她声嘶力竭道:“你们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哭了?”小公子又拉了拉薛夫人的衣角,一副小身躯挡在了薛夫人面前,一双大眼睛瞪着徐墨,“你是坏人!我要去告诉小叔叔!让他给娘报仇!”

    “荆儿,闭嘴。”薛夫人一把拉过小公子,把他放在了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徐墨弯下腰,看着小公子,柔下声音问:“小叔叔可打不过本官。”

    “骗人!小叔叔可厉害了!他教荆儿打拳,还教荆儿下棋,还带荆儿抓蛐蛐儿,小叔叔什么都会,对荆儿可好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叔叔从来不带你哥哥玩,是吗?”这又是徐墨的一个套,他并不知实情如何,但这么一问,孩子自会告诉他实情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……不喜欢哥哥。他说哥哥脏。可是荆儿觉得哥哥最爱干净了,和爹爹一样。”

    薛夫人一慌,叫了声:“荆儿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徐墨立起身,弯下了眼,“薛夫人还是如实交代比较好。您也不想小公子再受皮肉之苦吧?”

    薛夫人看着徐墨,半晌之后,重重叹了口气,缓缓道出了当年的那些事儿。

    九年前薛夫人嫁入沈家,她很快就明白沈月对她没有感情,对于夫妻之事也是非常敷衍。虽然不至于一次都没有,但对于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来说,完全就无法从沈月这边得到满足。这时候她就和沈小少爷勾搭上了。沈小少爷那时也是气血方刚,美女当前他自然是无法抵住诱惑,更何况这位女子还是自己的嫂子,抢了大哥的女人这份快感更是让他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在大公子出生时,小少爷就怀疑过这孩子是不是自己的种了。不过大公子越长越像大少爷,不管是样貌或是性格,这让小少爷非常的不爽。过了几年,小公子出生了。小少爷很是高兴,他悄悄问薛夫人,小少爷是谁的孩子,在薛夫人和小少爷你侬我侬之后,薛夫人已经没有再和大少爷行过夫妻之实了,这小公子必是小少爷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大少爷知道你和小少爷的事?”徐墨问。

    “哼,他知道我有其他男人,他也从来不会管我。至于他知不知道那人是沈路,我就无从知晓了。我们俩从来都只是表面的夫妻,两个人的时候,他从来不会对我多说一句话。”薛夫人的眼中写满了轻蔑,仿佛是变了个人一般,若让外面那些羡慕死他们的人知道,恐怕会唏嘘不已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