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3

clover怡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那么夫人觉得,谁会杀害小少爷呢?”

    薛夫人又是冷笑了声,“沈路这个人,没心没肝的,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。说谁杀了他我都不觉得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哦?听夫人口气,似乎也不是很喜欢这位小少爷?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早就没关系了。”薛夫人淡淡道,“他在家中总是对下人呼来喝去的,把人当狗使。在外头又是吃喝嫖赌样样来,让我现在再和他有点关系,我自己都会恶心到吐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明白了,谢谢夫人配合。”徐墨微微颔首,离开前突然回头问了句,“说来,夫人您可记得五天前的晚上,您干过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五天前,正是仇西的尸骨被发现的那天。当晚,徐墨就被沈衣拖着来沈家查线索,金镯子就是在那时发现的。沈衣注意到,在此之前一旁的草丛中似乎是有人呆过的痕迹。再联想到第二天大夫人说闹鬼的话,就不免让他脑中浮出了一个可能性。那可能是闹鬼的真相。

    薛夫人一慌,碰落了柜上的小物。

    徐墨没有再接着问下去,迈步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那儿,沈衣已经等着他了。

    第6章

    “如何?”沈衣迎上前,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想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沈衣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,我还没问你话。”徐墨认真地说道,确实刚才一圈人都问了遍,唯独缺了这位二少爷。

    沈衣扯了下嘴角,笑容有些尴尬。三弟刚刚被人谋杀,这位谦谦公子也无法再保持风度了。

    “我昨晚上……在祠堂。”在徐墨提问前,沈衣自己先开了口。他指了指一个方向,“就是那间屋子,里面供奉着我们沈家历代祖宗的牌位。”

    徐墨心里一怔,“二少爷为何半夜会去祠堂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想我娘,和祖父了。”沈衣垂下眼睑,一丝神伤爬上了他的脸,让徐墨忍不住想要伸手触摸那张脸,帮他抚去这个不适合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沈衣见徐墨专注地看着自己,还以为他有所怀疑,道:“并没有人可以为我作证。不过我没有杀害三弟的动机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徐墨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他收回了眼神,想要说些什么,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和你说过孙柯带回来的消息。”总算是找到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沈衣静静地点点头,等着他把话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徐墨就把仇家、薛家、沈家,以及当年那趟镖的事情都给沈衣讲了一遍,完了问道:“当然,这些都只是我的推测,目前还没有什么证据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沈衣还是有些高兴的,因为他在征求自己的意见,这是他们相处至今从来未有过的,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我只记得有一天祖父很开心地跑回家,不久我们就从一间很破的小茅屋里搬了出来,住到了一间超大的院子里。当时我和哥哥弟弟兴奋了半天,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间,家里还雇了一群下人,突然摇身一变成了贵公子,还有些许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之后薛家人可曾来过?”

    “搬家那天,薛老爷来贺过喜,不过频繁的交往应该还是从祖父去世后开始的。”沈衣一边回忆,一边道,“那段日子,我们沈家生意非常好,薛家三天两头派人来,每次来之后爹都会派人给他们送很多绸缎银票,就好像是贿赂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那时还年轻气盛,就问过爹为什么那么窝囊,他们薛家生意远远不如我们大,何必对他们如此低声下气?不过爹只是念着,薛家是恩人,没再对我透露一句半句。这恩情,难道指的就是薛家给了一大笔钱,让祖父帮他们劫镖吗?”

    徐墨第一次见到沈衣起了情绪,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有点疼,他很想要做些什么,但最终也只能站在他身边,听着他的话。

    沈衣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情绪,抱歉地笑了笑:“对不起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徐墨内心似有千言万语,但最终却化不成一个字,他能做的,只是继续查案。

    两人都沉默着时,孙柯和赵乾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都问了一遍。有个丫头说,她昨晚上听到一个异样的声响,好像是金属碰击的声音,然后她跑出去看的时候,就见到一个人影匆匆跑开。那个人影是……薛夫人。”

    徐墨微微眯起了眼,抬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,轻轻念道:“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在两人一脸茫然的琢磨着大人的“如此”是指什么的时候,又听大人问道:“凶器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孙柯答,“不过,我们找到了这个东西。”说着,他掏出了一个东西递给了徐墨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女人的耳环,只有一只,红色的吊坠在阳光下剔透无比,只有一处沾着黑色,恐怕是已经干了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凶手是女人?”孙柯又问。

    徐墨收起了耳环,看着两人命令道:“赵乾,你去调查下薛家和沈家的事情,两家的关系恐怕没有那么和谐,去找两家的下人们问话,一点流言蜚语也不要放过。我感觉仇西的事情,和两家都脱不了干系。并且,早上说的布料的事情也要继续调查。”

    赵乾略显不解地问:“仇西不是为了向沈家报仇,然后反被杀了吗?怎么和薛家也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仇西死后的既得利益者。薛小姐嫁入沈家,掌控了沈家绸缎大部分的店铺,薛家酒楼也是这十年间风生水起。若仇西还在,大少爷又怎会愿意迎娶薛小姐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不用薛小姐,当年的事情也可以拿来威胁沈家捞一大笔了吧?”

    “捞一大笔,可比得上占有来得好?”徐墨挑了挑眉,嘴上那么说着,甚是不屑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薛家胃口还真大。”赵乾叹道,“这么说仇西死得可真冤。他连报仇这个意图都没有传达给自己的仇人,可悲,可悲……”

    徐墨冷冷看了他一眼,不做评价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如果仇西真攀上了大少爷,自己把沈家绸缎掌控在手中,岂不是最完美的复仇?”孙柯不嫌事大地在边上补了一刀,自然是受到了徐墨鄙视的眼神,他立马识相地闭了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