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4

clover怡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孙柯。”

    被大人这么一叫,孙柯浑身一颤,立马站得笔挺: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带人在沈家宅子全面搜索,把凶器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待两人都走开后,徐墨又拿出了那单只耳环,细细打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徐大人对女人之物也那么有兴趣?”沈衣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,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感觉。

    徐墨居然松了口气,他自己都被这感觉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沈衣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徐大人也会走神?”沈衣又是不客气地调戏了下。

    徐墨给了他一个白眼,也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我去和那个叫小翠的丫头聊聊。”

    沈衣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,跟着徐墨就去找人了。

    小翠这会儿正在后院洗着衣服,见到徐墨走来,脸红了红,手上更用力了。

    徐墨手拿耳环在小翠眼前晃了晃:“姑娘可认识这个?”

    小翠只看了一眼耳环,立马低下了头,轻声轻气道:“这是薛夫人的。”

    徐墨一点也不意外,他在小翠身边蹲下身子,看着她的脸,问:“昨晚你和薛夫人一晚都没睡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翠还是没有抬头,只是脸上的红晕更深,手搓衣服的力道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这耳环是在犯案现场发现的,上面还沾有死者的血迹,肯定是死者被杀后不久掉落的。若是薛夫人一直在屋中,为何这耳环会在犯案现场被发现呢?”

    由于小翠一直低着头,为了看清她脸上的表情,徐墨离她的距离非常之近。以至于小翠几乎都能感受到徐墨谈吐间的气息打到自己脸上,姑娘的整张脸通红通红的。

    这在徐墨看来,大致也是以为姑娘心有所愧,在说谎罢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小翠细声细气地开了口,“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徐墨抬起头,伸手碰了碰小翠头上的玉簪,这可不像是一个下人能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冷冷道:“这只簪子,是薛夫人给的?”

    小翠点点头,洗衣的动作慢了下来,眼帘下垂,闪躲着徐墨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昨晚上一直陪着夫人,是吗?”徐墨的声音更是降了一点温度。

    小翠彻底停下了洗衣的动作,抬眼看向了徐墨,眼中竟然带着泪。她近乎哀求道:“大人,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夫人给了奴婢这只簪子,让奴婢什么都不要说,只说一直和夫人在一起就可以了。奴婢昨天,昨天是在夫人房中,不过夜深的时候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,夫人也在房中。我伺候夫人梳洗的时候,就发现夫人少了一只耳环,然后夫人就把这玉簪给了我,让我什么都不要说。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姑娘如实相告。”

    说完,快步离开了后院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徐大人还会使用美人计。”耳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徐墨只觉得非常苦恼。他说话就说话罢,为何每次都要凑到自己耳边,真的不堪其扰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的时候,徐墨却突然明白了他这句话中的意思,瞬间脸也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要跟我到何时?”徐墨开始赶人了。

    沈衣当然是不依的,“说好了一起查案的。”

    徐墨轻轻叹了口气,算了,不和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可是沈衣却没那么容易放过他,在他耳边喋喋不休起来。徐墨心道,为何一到独处时,这人话就变得特别多?孙柯在的时候,或者问话的时候,他却在一边乖得和只小猫一样,一言不发。他越想越奇怪、越想越难受,忍不住停下脚步,打断了他:“二少爷到底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沈衣愣了愣,看过来的眼神却有点欣喜:“想要了解徐大人啊。”他说得如此理直气壮,倒是让徐墨吃了个瘪。

    他努力静了静,试图找回自己的节奏:“了解本官作甚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好奇啊。”沈衣带着笑意看着徐墨,把眼前人看得脸上发烧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让你如此好奇?不如一次都问了吧。我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徐墨道。

    沈衣的眼睛却在徐墨身上游走了起来,从头望到脚,又从脚望回了头。

    望得徐墨一阵心慌。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要从哪儿开始说。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墨承认,试图好好和他聊天的自己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决定不再和他啰嗦,顾自快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徐大人!”后边的人叫了一声,“我想亲手揭开我家的过去。不想再活得不明不白,不想再受到鬼神的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徐墨停下了脚步,鬼神的叨扰?他回过头,看着沈衣向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那人却装起了糊涂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鬼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