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5

clover怡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沈衣抿嘴笑了笑,“我说了吗?那就请你当做没听到吧。”

    徐墨心中又翻了翻白眼,不过沈衣接着又道:“但,二十年前的事,十年前的事,包括现在的事,我是真的很想要搞明白。我想让沈家回到太阳底下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脸上卸下了轻佻的笑容,非常严肃认真。徐墨知道他没有骗自己。他心里暗暗决心,一定要把此事搞个明白,无论过去多少年,只要他徐墨想做,就一定能做到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到时候,徐大人一定要和我一起去西山别院避暑啊。”

    算了,还是先扔了他吧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整天的搜索,孙柯终于在沈家找到了那个凶器。

    凶器是一把匕首,在后院的一口枯井中发现的。匕首柄上系着一条长布。孙柯说,当时他往那井里一瞥,看到井底闪着一点亮光,就起了疑心,让人下井看看,果然是凶器。

    徐墨让他把房门关上,拉上了所有的帘子,屋内刹时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一片黑暗中,确实看到这匕首柄上的长布亮得格外刺眼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难道是那天晚上小少爷看到的东西?”孙柯往前靠了靠,打量着那块亮布。

    徐墨拉起了帘子,屋外的亮光重又透入了房间。

    孙柯眨了眨眼,待眼睛适应了亮光后,又道:“难道和杀死仇西的人是同一个?”

    徐墨摇了摇头,“不会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已经知道凶手是谁?”孙柯一惊,崇拜状地看向了徐墨。

    徐墨心里却叹了声,道:“既然凶器都找到了,我们去沈府吧。差不多要把凶手缉拿归案了。并且,还有事情要问问她。”

    在徐墨的召集下,沈家所有的人都聚到了桃花树下。

    徐墨看了众人一眼,沈衣安静地斜靠在桃花树上。这天阴阴的,厚厚的云层挡住了太阳,徐墨看不清桃花树下沈衣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快说!是谁杀了我的孩儿?!”大夫人一上来就激动地质问道,“是不是沈月这个混蛋?我早就知道他嫉恨我孩儿已久,大人可不要放过他!”

    沈月无奈地朝徐墨笑了笑,“徐大人请说吧。是谁害了三弟?”

    徐墨掏出了那只耳环,众人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个□□害了我儿?!”大夫人转身就揪住了薛夫人的手臂,指甲深深叩进了她的肌肤中。

    被指证的薛夫人也很惊慌,矢口否认:“大人不要冤枉奴家!奴家那天晚上并未出过门,小翠可以证明!”

    徐墨侧了个身,小翠就从他身后走上前。薛夫人的眼睛瞪得更大了,面部开始扭曲,她指着小翠的脸,大吼道:“大人,是这丫头片子想要陷害我!”

    “那薛夫人倒是说说,这只耳环为何会在犯案现场?上面还占有血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薛夫人紧咬着下唇,沉默良久。

    全场刹时一片安静,众人的目光都定在了这个陌生的薛夫人脸上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出过门。当时我路过桃花树,看到小少爷躺在地上,浑身是血,非常慌张。耳环可能是那个时候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当时不叫人?”徐墨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……当时……当时我想找官人的,可是,可是我知道官人心情不好……”薛夫人吞吞吐吐,徐墨不等她说完,就让孙柯把那柄匕首拿到她眼前。

    “有人昨天晚上听到了一声响,然后看到你从后院跑走。这一声响,应该就是你把这凶器投入枯井的声音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薛夫人这下彻底闷了。

    现场有人倒抽了一口气。那人,就是沈家大公子,沈月。

    他弱弱地唤了声: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薛夫人回头就劈头盖脸道:“你还有脸叫?那贱人的事情你要纠结到何年何月?你有想过我嫁给你之后,仿佛是守了活寡,迫不得已才和沈路那小混账……然后就引火上身,一身的脏水洗都洗不掉,那混账还死皮赖脸的想要继续和我做?他不回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?若不是看在沈家三少爷的面上,谁会稀罕他?拿他当块宝的也只有他那个没有见识的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大夫人一个气急,又扑向了薛夫人,幸在孙柯眼明手快,及时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哼,我看你眼中的宝也不是你那个宝贝儿子,而是他沈家少爷的身份吧?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天天就咒着老爷死呢。就等着死后分家产了吧?所以才处处和沈月作对,还偷偷抢我们铺子的生意,恶意诋毁我们。”

    这下沈月愣住了,他不可置信地看了眼大夫人。大夫人冷冷一笑,似乎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薛夫人如同打开了的水龙头一般,把所有苦水都倒了出来:“沈月他满脑子都只有当年那个贱人,这些年铺子基本上都是我在打理。若没了我你们沈家早完了。还有那不要脸的沈路,他居然和我说,要我跟了他。沈月虽然喜欢男人,但他沈路又拿什么要我?典型的败家子!没想到我拒绝了他之后,他却拿荆儿要挟我,说我不应的话,就和老爷说荆儿是他的孽种!那让我还如何在沈家混下去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杀了他?”徐墨确认道。

    薛夫人冷冷笑了下:“是又如何?我早就想把他大卸八块了。大人,快把我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徐墨挥了下手,示意手下人把薛夫人带回去,这人还没带走,就见赵乾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,和徐墨耳语了几句,徐墨一脸了然,走到了薛夫人面前,又亮了下那柄匕首,不过这次的重点是系在刀柄上的长布。

    “薛夫人,能请您解释下,这条长布的来历吗?”

    薛夫人有点不解,“这是我嫁过来时陪嫁的东西。我爹说,备着防身,不怕一万只怕万一。这布料,我家每个人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说着,徐墨就让人把薛夫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附: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人不做任何负责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!